正文卷 第七六五章 唐銳的瘋狂(第一更)

    瘋子,這是一個瘋子!

    元帝之子的替身道符已經耗盡,他現在雖然還有保命的手段,但是卻已經是傷筋動骨。

    這等的情形,讓他感到無比的難受,甚至讓他有一種想要崩潰的感覺。

    他的心中,此時升起了一種后悔的沖動,要是早知道今日,自己何必找唐銳這個瘋子比斗,這家伙不但詭異的殺不死,而且拼起命來,還如此的瘋狂。

    面對那斬來的至理一劍,元帝之子的心中雖然充滿了不甘,但是這一刻,他也只有硬撐下去。

    在劍光要包裹自己身軀的剎那,他再次掐動了手中的一枚神符,伴隨著這神符的掐動,一個身披黑色長袍,蘊含著無窮君臨天下之意的男子突然出現在了元帝之子的身后。

    這身影皇氣浩蕩,他出現的瞬間,甚至讓四周的天地為之彎腰臣服!

    在這身影出現的瞬間,他就重重的朝著那至理一劍,揮出了一拳。

    這一拳,蘊含著無窮的威勢,伴隨著這一拳的揮出,天地萬物,都不由的生出了一種臣服之意。

    皇威如海!

    在這一拳揮出的瞬間,唐銳就感覺到這一拳之中,隱藏著一條強大無比的天地至理。雖然天地至理沒有強弱,但是從這身披黑色冠冕的身影出手的情形看,唐銳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和這身影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因為這身影本身,好似全部都是這天地至理所凝聚。

    拳和劍在虛空中碰撞,也就是剎那,兩者就在虛空中反崩潰開來,唐銳的一劍毀混元無聲無息的消散,而那黑色的身影,同樣消失在虛空中。

    這等的情形,就好似黑色的身影并沒有出現過一般。

    “唐銳,咱們從此之后井水不犯河水,我還可以給你一些補償!”在黑色的身影消失之后,元帝之子高聲的大吼道。

    這一刻的他,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他在向唐銳低頭!

    唐銳已經使用了四次至理一劍,此時的他,真的是覺得自己的腦袋都有一種要崩潰之感。

    這種崩潰的感覺,讓唐銳無比的難受。可是他心中還是很想誅殺這元帝之子。

    感受著心頭精神、體質等方面數字的變化,唐銳覺得自己還能夠堅持一下。所以在稍微沉吟了瞬間,唐銳就再次將自己手中的長劍緩緩舉起。

    這個動作,讓元帝之子感到崩潰!

    實際上,對唐銳心生畏懼的,不只是元帝之子,還有月皇等人。他們一只對于唐銳的強橫霸道深恨不已,可是現在,面對元帝之子的遭遇,他們感到自己太幸運了。

    要是自己等人遭受這樣的追殺,恐怕早就支撐不住了。

    元帝之子此時心中無比的難受,要是早知道這種結果,他說什么也不會將唐銳選擇成為自己立威的對象。

    哪怕這個人再容易讓他完成目標,他也不會選擇!

    一個自己最主要的手段殺不死,又大量的耗費了自己護身至寶的武者,真的是讓人心痛。

    “唐銳,不要再繼續了!”看著那舉起的長劍,元帝之子大吼道:“我以我父親的在天之靈發下誓言,以后絕對不跟你為敵,而且還給你最大的補償。”

    “唐銳,我還有最后的護身之法,那是兩敗俱傷的法門,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這些話,元帝之子說的非常的快,他怕自己說的慢一點,自己就真的和唐銳同歸于盡了。

    可是唐銳依舊在緩緩的揮劍,伴隨著那毀滅之意的聚集,元帝之子這一刻真的是要崩潰了。

    雖然他的手段能夠讓唐銳陪葬,但是這一次醒來,他有著無比重要的任務要完成。

    如果什么也沒有做到,就這么和唐銳同歸于盡,他實在是不甘心!

    “唐銳,別動手了,你動手只是讓其他人得到好處。”元帝之子說到這里,聲音中帶著一絲凄厲的道:“我活不成,你的水藍星也好不了。”

    “只要是你停手,我這里有九天星斗萬生池,它蘊含著大量的能量,可以讓你的十個下屬,成為巨頭級別的存在。”

    青陽劍使一直都用擔憂的目光看著唐銳,他知道唐銳現在一劍劍的揮動雖然很凌厲,但是實際上,他的至理一劍消耗的是唐銳的生命力。

    現而今唐銳的情況,在青陽劍使看來非常的危險。

    而對于元帝之子的話,青陽劍使并不是太懷疑,因為在這生死關頭,元帝之子沒有必要和唐銳撒謊。

    現而今的唐銳,在五大圣地之中,基本上已經是猶如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

    如果唐銳出現什么問題的話,不但萬劍圣地受到巨大的影響,而且連五大圣地都會出現不穩。

    可是他又不能阻止唐銳,因為唐銳差點被這元帝之子給無聲無息的誅殺,如果這種仇怨唐銳也不報的話,那么很有可能會被上古神魔所輕視。

    那樣的話,以后的唐銳,恐怕就沒有辦法震懾這些上古神魔。

    就在青陽劍使感到左右為難的時候,元帝之子的話讓他的心一下子動了起來。

    倒不是說他希望成為巨頭,而是元帝之子這一次所付出的代價,已經足夠了。

    “唐銳,我覺得咱們應該考慮一下。”青陽劍使沉聲的道:“他付出的代價,擁有著足夠的誠意。”

    誠意兩個字,青陽劍使說的相當的重,他實際上在用這種方式告訴唐銳,現在是見好就收的最好時機。

    唐銳看著青陽劍使,眼眸中神光快速的閃動,他對于元帝之子所許諾的東西并不是太在意,他在意的是元帝之子剛剛所說的同歸于盡的手段。

    按照唐銳的估計,元帝之子在這種時候說的話,絕對不是在嚇唬自己。而他雖然一直在朝著元帝之子粘貼,但是依舊沒有將他身上的各種手段粘貼完。

    莫不是真的要答應這家伙嗎?

    放過一個差一點暗害了自己的人,唐銳真的有些不甘心。可是同歸于盡這種事情,唐銳真的不愿意做。

    畢竟同歸于盡,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唐銳,只要是這件事情過去,咱們之間還可以精誠合作。”元帝之子感覺到了機會,他的聲音中充滿了誘惑的道:“只要是咱們合作,一定能夠獲得更大的利益。”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唐銳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冷厲,他的手中,瞬間多出了一個黑色的符篆。

    這是剛才,唐銳從元帝之子的身上,粘貼到的替死道符。只不過可惜,唐銳只是粘貼到了一個。

    “可惜了!”就在唐銳拿出替死道符的瞬間,月皇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道。

    此時的情形,按照月皇的估計,就算是唐銳的心中有再多的不甘心,恐怕最終他還是要和元帝之子和解。

    畢竟,他最后就算是殺了元帝之子,最終的結果也是兩敗俱傷。唐銳絕對不是一個魯莽起來不管不顧的人,所以這一刻,唐銳一定會放棄。

    而對月皇來說,他真的是希望唐銳和元帝之子拼一個你死我活,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夠獲取最大的利益。

    站在月皇身邊的幾位上古神魔,都明白月皇說這些話的意思,但是他們誰也不開口。對他們來說,無論是唐銳還是那位神秘的元帝之子,都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

    “今日,你必須死!”唐銳手中的劍沒有半絲的停頓,他再次揮出了一劍毀混元。

    這一劍,對唐銳的損耗真的是非常的大,在這一劍揮出的瞬間唐銳整個人差點沒有癱倒在地上。

    一道道裂痕,快速的出現在了唐銳的身上,一時間,幾乎所有的觀展者,都驚呆了。

    原始之主一直都沒有身臨這比斗之地,但是他的神識,卻一直在觀察著戰斗。

    按照他的估計,這一場比斗應該要結束了,可是唐銳的出手,讓他感到無比的意外。

    “瘋子,這家伙是一個瘋子!”

    原始之主在說出瘋子兩個字的時候,眼眸中閃動的是忌憚之色。雖然他對待唐銳已經足夠重視,但是他一直都覺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可是這一次,他卻感到自己根本就從來沒有掌握過唐銳,以后和唐銳打交道,他更是覺得自己一定要多多小心。

    月皇等人的心中,此時除了覺得唐銳足夠瘋狂之外,更有一種深深的忌憚。他們雖然都沒有說話,但是彼此心中都升起了一個念頭,那就是以后唐銳要是活著的話,那么自己等人,絕對要小心對待他。

    他們心中這樣想,元帝之子的心中有一種瘋狂的感覺,他的替死道符已經使用完了,他現在已經抵擋不住唐銳這至理一劍。

    他雖然還有手段,但是這種手段,也就是和唐銳同歸于盡。

    想到同歸于盡,他的心中就有一種想要瘋狂的感覺,自己明明覺得要說動唐銳,可是這家伙竟然還出手。

    這是要和自己同歸于盡。

    自己怎么遇到了這么一個瘋子,自己怎么弄了這么一個對手!

    不甘,恐懼,瘋狂……

    各種各樣的念頭充斥在元帝之子的心頭,他有些發瘋的道:“唐銳,既然要同歸于盡,那咱們就一起去死吧!”

    說話間,元帝之子身上的一塊黑色晶石,瞬間破碎。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