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之砂 第161章 偉大存在

    “087號實驗體失敗損毀,艙內清潔系統啟動。”

    半透明的液體自培養艙頂巴掌大小的蓮蓬頭中噴灑而出,艙壁周圍的血肉沾染上這些液體后迅速的萎縮,最終變成一灘暗紅色的血水,消逝在底部的孔洞當中。

    大約10秒鐘左右,整個培養艙便又恢復之前的干凈模樣。

    “失敗,失敗。。。。。。又是失敗,這句話你們打算讓我聽多少回,這是第十個,從下個人開始第二方案,先強化,然后再嘗試融合。”

    關注著實驗過程的丹尼斯聲調有些尖利,這段時間以來寸步未進的實驗進度讓他整個人的狀態有些歇斯底里。

    只不過現在強壓著而已。

    因為丹尼斯同樣清楚憤怒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如果懲罰在場的人能讓實驗成功,他保證自己會毫不猶豫把這些人全都大卸八塊,然后將他們塞進培養艙也體驗一把血肉消融的感覺。。。。。。如果那時候他們還有意識的話。

    “088號,注射a3針劑。”

    在丹尼斯的指示下,又一個實驗體站進了培養艙,這一次沒有直接釋放那團漆黑的不定形液體,而是從右側伸出了一條機械臂,頂端的針刺入088號的脖頸,筒身內的淡綠色液體逐漸減少。

    做為089號,祝覺看著自己“前輩”的身體變化以及接下去與之前那10人一模一樣的流程。

    他看夠了。

    “伽達蒙子體”,“融合”,“制造”。。。。。。

    這些詞語全都被祝覺記在了腦海中,這一次的潛入計劃從各方面來說都已經獲得了相當大的成功。

    至于自己站進培養艙嘗試下他們的實驗的想法,祝覺表示完全沒有興趣。

    盡管這具身體并不是自己的,但祝覺也沒法保證那團黑色的東西不會影響自己的靈魂,畢竟從剛才那些人的表現來看,跟那所謂的“伽達蒙子體”融合顯然是一個極端痛苦的過程。

    然而在思想轉變的同時,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擺在了祝覺的面前。

    該怎么離開?

    像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樣直接毀掉這具軀體嗎?

    萬一到時候無法返回原來的軀體,意識又失去載體,祝覺可不認為自己能夠做到靈魂出竅,他的靈魂強度可沒到能夠拋棄肉體到處亂跑的程度。

    眼前這些人無疑有著能讓意識回歸的方法,否則當初在義盟據點,那名義盟成員就不可能給他們留下死亡訊息。

    關鍵在于怎么才能夠從他們口中把這個方法套出來,或者說讓這些家伙心甘情愿的把自己送回去。

    “088號實驗體失敗,艙內清潔系統啟動。。。。。。”

    不出意外的,088號也失敗了,接下去自然就輪到祝覺這個089號。

    “a3也不行,這個人換成a5型藥劑試試,我要看到他的肉體反應,數據記錄全面些。”

    丹尼斯看也沒看培養艙內的模糊血肉一眼,只是擺擺手示意將祝覺拖上去。

    然而就在兩名研究員上前準備架起祝覺時,后者原本處于僵直狀態的身體卻突然軟化,雙腿一彎,整個人跪倒在地,旋即便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怎么回事?”

    丹尼斯先是一愣,盯著祝覺看了兩眼又轉向一旁的人。

    “丹尼斯先生,我很抱歉,應該是內置的指示器出了些故障,我馬上找人處理,守衛!守衛!”

    突發的變故讓旁邊的研究員嚇了一跳,想著萬一是自己的疏忽可能招來的懲罰,連忙把守在門口的士兵喊進來。

    “等等,都別動!”

    正當士兵持槍沖進來準備動手的時候,丹尼斯卻突然張開雙臂,攔住他們的腳步。

    原因很簡單。

    在地上跪著的這人的皮膚在劇烈的咳嗽聲中陡然浮現出大量的銀色紋路!

    “丹尼斯先生,這是精神污染源怪物突變時的跡象,您快些撤離這里,這人我們會立刻處理掉。”

    整天跟精神污染源怪物打交道的研究院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這些變化,驚慌歸驚慌,行動倒是不慢,

    “我的眼睛沒有瞎!”

    丹尼斯扯開身前的研究員,饒有興致的看向跪倒在地的人,接著說道,

    “去通知防衛處,讓他們調一隊人過來,在那之前,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開槍!”

    “遵命,丹尼斯大人。”

    一名守衛當即準備呼叫防衛處。

    只是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左半邊的身體便突然扭曲,仿佛被一只巨獸拍中肩膀,整個人高高飛起,徑直撞上頂部的天花板,落地時脖頸位置已然斷裂。

    前一秒還跪在地上咳的不成樣子的男人已然重新起身,身上的銀色紋路并未褪去,雙眼更是完全成了亮銀色。

    視線掃過在場眾人,極端恐怖的氣勢降臨。

    “那是什么怪物。。。。。。我看到了。。。。。。不,不應該出現的。。。。。。”

    有人跌倒在地,嘴里喃喃著不知所謂的話語。

    所有于此刻直視祝覺的人精神都出現了短暫的恍惚,隱約瞥見其身旁閃現的銀色兇獸,惶恐的情緒剎那間充斥腦海。

    “人類,這里是哪兒?”

    祝覺將所有人的表現盡收眼底,保持著意志的威嚇,突然轉身抓起旁邊的一個研究院,沉聲問道。

    “他會說話,精神污染源怪物竟然會說話。。。。。。衛兵,快開。。。。。”

    “你給我閉嘴!”

    臉色有些發白丹尼斯伸手捂住身旁研究員的嘴巴。

    他的臉上沒有驚恐,只有滿眼的興奮與驚喜!

    祝覺似乎聽到了丹尼斯的話,甩開手里的研究員,緩步走向后者所在的位置。

    驀然。

    六角形的雪白冰晶在祝覺的身側飄落。

    淡青色的風旋平地而起,以一種不可抗拒的姿態推開隔在兩人中間的所有阻礙。

    “你是這邊的。。。。。。首領?”

    架起雙臂,站在丹尼斯面前的祝覺臉龐微微后仰,半瞇著眼打量前者。

    以一種理所應當的上位者姿態。

    “首領?”

    這種頗有些古老的稱謂在丹尼斯聽來無疑有些別扭,回想起之前的經歷,精神又是一陣,試探性的說道,

    “是的,我就是這邊的首領,您是。。。。。。”

    “如桴叩鼓,鼓之形者,我之有也;鼓之聲者,我之感也。桴已往矣,余聲尚在,終亦不存而已矣。鼓之形如我之精,鼓之聲如我之神。其余聲者,猶之魂魄,知夫倏往倏來,則五行之氣,我何有焉。則天地萬物,皆吾精吾神吾魄吾魂!”

    靠著自己的超強記憶,祝覺略作停頓,便將自己在遺跡中獲得的一部分文本念了出來。

    丹尼斯半張著嘴,瞪大眼睛,想要說些什么,卻不知道怎么開口。

    眼前這家伙究竟在說些什么,應該是自我介紹吧?

    完全聽不懂啊,這該怎么回復他?

    (哈!聽不懂就對了,連我都不知道這段古文的意思需要去查文獻,就你這個洋鬼子也想知道?)

    祝覺裝模作樣的等了兩分鐘,等到丹尼斯臉色發紅,大概是憋的受不了想要說些什么轉移話題的時候再度開口:“為什么我的宿主的意識會出現在這里,身體也出現在了改變,是你們干的?”

    伴隨著質問的口氣,祝覺刻意的將自己的能力強化。

    一時間整個實驗室都開始出現詭異的降溫,細碎的冰雪憑空生成。

    迅速變的冰冷干燥的空氣令不少人臉色泛白,嘴唇發紫。

    這絕對不是普通的精神污染源怪物,而是前所未見的恐怖存在!

    瑟縮著身體,相似的想法在實驗室內所有人的腦海中生出,沒有人會認為人類能夠做到這種事情,更別說這還是在僅有精神意識存在的前提下。

    “這,這。。。。。。這是一次冒昧的邀請,實在是非常的抱歉,因為迫切的想要認識您,這才用了這種比較失禮的方式。”

    到這種地步,丹尼斯知道要是再不說些什么,恐怕自己是走不出這個實驗室的,右手拇指習慣性的摁在食指戒指上的尖銳處,刺痛感讓理智回歸,開口說道。

    “你不配與我交談,現在把我宿主的意識送回去,否則我會讓你明白連呼吸都能感覺到痛是什么滋味!”

    祝覺自然看得出丹尼斯不過是在拖延時間,自覺火候差不多了便開始要求對方送自己回去。

    “等等,我知道您看不上人類,但我認識您的同類。。。。。。不,應該說是與您相似的,來自于遙遠世界的智慧種族,我想您或許愿意跟那些偉大存在交流。”

    感受著皮膚的刺痛,丹尼斯終于還是決定拋出最后的底牌,在他看來眼前這人便是他的機遇,能夠與人類交流的精神污染源怪物,以他的經驗沒有一個不是強大的種族。

    他絕不能坐視這個能讓自己更進一步的機會從眼前溜走!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