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五等功勛

    聽得這話,旁邊的兩人都轉頭看了一眼出聲的老莫,略微地有些疑惑。

    而老太更是定定地看了對面的老莫一眼,眼中也有些古怪;對于這位同僚,她還是相當理解的,為人低調踏實,不會輕易表態。

    而且他同為議會議員,本身便有幾個進城的名額,這個時候突然站出來,支持一個藥物委員會的申請,倒是還有些怪異。

    不過這斯文老者,對于幾人的疑惑目光,只是笑了笑,便又繼續道:“我見過這個叫趙陽的學生,很有潛質;而且他父親常年癱瘓在床,在報告中,也是最初的試驗病例;想來不是來冒功的。”

    “所以,我覺得這樣的發現,還是值得獎勵!”

    三人對視了一眼,心里便有了數,既然是老莫出來站臺,都是多年的同僚,互相還是要給些面子的。

    就連目光嚴厲的老太太,也稍稍柔和了下來,點了點頭,道:“嗯,也有道理!”

    旁邊的老趙便笑了起來,道:“這等藥物發現對于現在的需求,確實是相當不錯的!”

    那胖胖的老張,本身就是藥物委員會出身的,與李教授自然也算認識,只是關系不是特別深厚。

    此刻有同僚出來支持,他自然不會反對。

    “這等藥物能有龍爪藤九成的功效,而且價格便宜,填補了相關領域的空白,我覺得老莫和老趙所言有理!”

    “好!”老太太看了一眼對面的老莫,微笑點了點頭,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授予五等功勛吧,獎勵資金一萬!”

    雖然現金獎勵被大大縮減,但對于這幾人看來,理所當然,錢是什么東西?能與功勛相比?

    當下便紛紛點頭:“同意!”

    莫先生也含笑點頭,道:“同意!”

    但這若是趙陽在這里,只怕就會摸著胸口一陣隱痛:“我還是不要功勛了,給我五萬塊吧!”

    對于窮怕了的他來說,這目前只是能勉強起一點保障作用的五等功勛,真比較起來,確實還是比不過天文數字一般的五萬塊的誘惑。

    當然,真正拿到手的時候,趙陽可不知道這事。

    只是看著手里的五等功勛證書、勛章和一萬塊現金,當時人都差點沒笑傻。

    功勛到手了,而且還有一萬塊啊,從來手里沒這么多錢過。

    當然,另附的一個獎勵說明上邊關于獎勵以及原因都寫得很清楚。

    趙陽赫然發現李教授將功勛和獎金都給了他。

    連忙地便要將獎金遞還給送喜訊過來的李教授助手。

    “不用了,教授說過,他現在已經不需要這些了;要你好生努力,若是有能力的話,還是盡量搬進內城為好!”

    助手羨慕地看了趙陽一眼,笑道:“我現在還去你家一趟,你父親恢復的情況相當好了;明天可以停藥了!”

    “不過肌肉萎縮的恢復還需要一點時間,我去指導他一些鍛煉動作,慢慢進行一些康復運動,最多三四個禮拜,就能跟常人一般無二了!”

    雖然早確定父親恢復的差不多了,但現在得到確定,趙陽依然開心不已,當下便順便坐了對方的自行車,回家而去。

    如同李教授助手所說,父親現在已經活動自如了,只是氣力稍弱。

    “這次治療試驗中,十例病例,病程最長的便是趙伯父,但恢復最好的也是趙伯父;這若是換做其他人家,只怕不可能有這等效果。”

    教授助手一邊教導趙父活動和鍛煉肌肉的方法,一邊贊嘆,道。

    趙父感概地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老伴和兩個孩子,緩緩點頭,道:“這些年實在是拖累你們了!”

    “哪的話,咱們一家人熬了這么久,不就是為了今天么?”

    趙母緩緩搖頭,看著自家老伴,微笑著寬慰道:“你看,你現在好了,慢慢家里的情況也就會跟著好起來的,我們家很快就能過上好日子!”

    “是啊,趙伯父,現在趙陽年紀輕輕就獲得了五等功勛,只要多賺些錢,你們一家人以后就能去內城享福了!”

    旁邊李教授助手也笑著道。

    但趙父和趙母兩人卻是一愣,面面相覷,好一陣才驚聲道:“您說什么?什么功勛!”

    “哈,對了,你們還不知道呢;教授和趙陽一起,將龍鱗草和續斷合劑進行了研究,出了很不錯的成功,上頭獎勵的五等功勛,教授直接給了趙陽!”

    這位助手,一邊教趙父康復鍛煉,一邊將事情解說了一遍。

    聽得趙家父母那是一臉的激動。

    功勛啊!這可是功勛!

    在外城居民眼中,整個新山城最值錢的是什么?

    就是功勛!

    有了功勛,就等于有了某種程度的保障。

    就算只是五等功勛,那也與普通居民有了極大之別。

    具體體現就在于功勛擁有者,比普通居民受到更多優待和重視。

    并且擁有向政府相關部門詢問、申訴相關事務,并一定會得到專門正式回復的權利。

    甚至在關鍵時候,功勛擁有者可以利用本身功勛,向政府相關部門換取特殊的權利和要求。

    比如趙家便曾羨慕過某個居住在隔壁小區的一家人,這家人也有一人在兩年前意外受傷半身癱瘓了。

    但這家剛好有個兒子在拓荒隊,這兒子拼命積功,終于有天拿到了一個五等功勛。

    當時直接便用這五等功勛,換取政府對他父親的特殊治療,只用了半個多月的時間,他父親便重新站了起來。

    當時趙家羨慕得不得了。

    但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能錦上添花;不單是趙父重新站了起來,而且還得到了一個五等功勛。

    送走了李教授助手之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唏噓不已。

    趙陽也將一個存折遞給了母親,笑道:“這是獎金!”

    看到這個存折,趙母手都抖了起來。

    小區里別人家,基本上都有存折,但唯有趙家沒有。

    趙母這是正兒八經第一次近距離地看到新山銀行的存折。

    一個巴掌大小的綠皮小本子,打開來。

    上邊第一欄,清楚地用繁體字寫著,壹萬元整!

    五等功勛確實是很動人心,但眼下卻也比不過這這小本子上的四個字,讓趙母震撼。

    窮了好些年,從來都沒吃飽過飯,每天都在為錢為生計發愁的人,這個時候更能感受錢的珍貴。

    趙母顫抖著手,捧著本子給丈夫看。

    “一萬......”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趙父也忍不住地輕吸了口氣。

    “爸媽,這存折你們收好,兒子現在也很能賺錢了,現在也有了功勛,或許過一兩年,咱們就能住進內城去了!”

    “內城!”雖然剛才聽李教授助手開玩笑的提過一嘴,兩夫妻可都沒當回事,但這刻聽著這話從兒子口中說出,兩夫妻終于再次被震動了一下。

    內城......

    那是所有新山城外城居民的夢想,外城進入過內城的人很少,但多少還是有一些。

    特別是兒子在內城上大學兩年,對內城更是比常人多一些了解。

    而內城人出來外城的也很多,出來的這些人,一個個都光鮮亮麗,穿著氣質與外城居民截然不同。

    此刻,聽得說過一兩年能進內城,雖然只是或許,依然讓兩夫妻再次遏制不住地興奮了起來。

    就連旁邊的趙光,這時也忍不住興奮地大叫起來:“哥,真的嗎?我們真的能住進內城去?那是不是我以后也能上大學?”

    “對,只要你努力,一定能上新山大學的!”

    旁邊的兩夫妻,畢竟也是久經人事,知曉自家兒子為了這個家,在外邊很辛苦。

    對視了一眼之后,趙母便緩聲地道:“小陽,現在爸爸身體好了,家里也有錢了,你以后就不用去冒險了。咱們慢慢來,不用著急,等你徹底掌控了自己的能力,以后爸媽有得是跟你享福的機會!”

    “嗯嗯......知道,媽你放心,我有分寸的!”趙陽笑著寬慰道。

    對于兒子,兩夫妻還是放心的;至少兒子已經覺醒了,而且還有功勛在身,平時都格外懂事,有這番言語,兩夫妻也算是安了些心。

    “媽,今天咱們要慶祝一下,我和小光出去買點肉回來!”

    趙陽笑了笑,打了聲招呼便要拉著趙光出門。

    趙家這段時間經濟難得的寬裕,單李教授那邊的補助,總得加起來都拿了快一千了,趙母趕緊道:“那你拿些錢去!”

    “不用,我有!”趙陽揮了揮手,便領著趙光出門去。

    “哥,你真的拿了五等功勛啊!”

    “哥,我以后真的可以上大學啊?”

    一路上趙光嘰嘰喳喳地,然后被眼前一張大紅票給鎮住了。

    “哥......干啥?”

    “給你!”

    趙陽將手里的一張百塊大鈔塞進趙光的衣兜里,道:“留著零花!”

    “留著零花?”

    “零花錢?”

    看著兜里的那張百元大鈔,趙光愣愣地,眼睛瞬間紅了起來。

    自從懂事起,他就從來就不知道什么叫零花錢,平時看著同學都多少兜里有幾塊錢,能買幾個雜菜餅子,他也只是羨慕。

    平日,肚子餓了,就死命喝水,卻從未像家里開過口。

    但現在......

    “這么大的人,哭什么!”

    看著抖起袖子擦眼睛的小光,趙陽用力地抿住了嘴,深吸了口氣,緩聲道:“以后咱們家里不會再缺錢了,想吃什么就自己買,錢不夠了就跟哥說!”

    “嗯!”

    趙光用力地抿著嘴,點著頭。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