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蜥蜴、鳥、人 第八十六章 村姑的路

    遠海后面的閑談,白珠沒有繼續仔細聽下去。

    這名中年武僧在國內的身份地位可能不太高,大概只是平民一流的人,后面的閑談中沒有其他值得白珠注意的信息。

    當然,或許遠海知道一些隱秘的信息也說不定,但絕不可能會在今天剛認識的一對務農姐妹面前說出來。

    因此遠海后面的閑談對白珠來說都失去了意義。

    點的菜還沒到,白珠聽著遠海絮絮叨叨的雜談,精神再次沉入思考。

    現在幾乎可以確定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概率可以確定。

    赤鳳紅然,原初神獸中掌管火焰的一柱,紅臨她媽——已經被自己人背刺弄死了。

    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那群叫護火一族的人為什么要殺害庇護著國家、同時也被信仰著的神獸,但是絕對不會是什么好事。

    這下頭疼了。

    看來狩獵原初神獸的勢力不止一伙人啊...

    據遠海所說的信息來推斷,遠東之國延庭是一個很封鎖密閉的小島國。

    人民極少前往大陸...也就是極少出國,終其一生都會在國內渡過,像遠海這樣周游世界歷練的人少之又少。

    值得一提的是,延庭的戰斗系職業并不是魔法師、戰士、騎士這類大陸各國主流的職業,而是陰陽師、武僧、忍者、侍。

    并且因為延庭是島國、且氣候較為炎熱的原因,人民都喜食生魚片....

    白珠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既視感。

    這些暫且不提,白珠目前最關心的只有一點。

    這個世界上,在追捕狩獵著原初神獸的人類勢力,到底有多少。

    并且另一個幾乎可以確定跟我這個【魔王】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魔族,又位于何處?

    頭都大了...白珠苦惱的揉了揉小腦袋。

    “媽!”

    “怎么了,紅臨。”清脆的蘿莉音在腦海中響起,白珠暫時停下思考,溫和的回問道。

    “這個人類說的紅然是誰呀!跟我的名字好像呢!”

    “....”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的白珠猶豫了一會,“你長大之后就知道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知道了!”

    聽著紅臨元氣滿滿的聲音,白珠有些感慨......自己居然有一天會使用這個句式!

    家長敷衍小孩子通用經典句式之一!

    ....別逃避現實了。

    我到底該怎么跟紅臨解釋她媽的事情,以及說明清楚我并不是她媽呢。

    遲早有一天我需要前往那個遠東之國延庭進行探索,到那個時候,紅臨真的有足夠的時間成長為思維成熟的成年鳥嗎。

    按照前世看的各種幻想小說和游戲,這些神獸的壽命可都是以千年為單位計算的...

    在白珠苦思冥想,遠海滔滔不絕,安入迷傾聽時,久等許久的菜終于上了。

    雖然明白安不用斤為單位點菜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但是白珠看到桌上只有五碟料理時,還是有些不太高興。

    盡力克制著自己的食欲,小口慢嚼的白珠不時的“看”向遠海。

    即使遠海的感知能力再怎么優秀,也遠遠未能看穿白珠緊蓋著的眼皮子底下,那滿溢出食欲的八瞳。

    用餐時間在白珠不愉快的心情中結束,閑談也接近尾聲,遠海準備離開了。

    白珠猶豫了一會,決定直接開口詢問功法的事情。

    對現在什么都不懂的白珠而言,不管是什么樣情報都顯得貴重無比。

    像遠海這種大心眼好套話的漢子,可不見得能找到第二個,當然是能薅就薅。

    “最后、提問。”

    “是什么問題呢,小妹妹。”遠海笑著問道。

    這個中年光頭武僧對小孩子很和善。

    “功法、是、什么。”

    看到遠海臉上有些發愣的表情,白珠補了一句,“姐姐,學習,渴望。”

    “哦!原來是你姐姐想學啊!我就說嘛,黑珠妹妹你怎么可能.....對不起,請原諒叔叔說話不過腦子。”

    白珠知道遠海指的是自己眼睛的問題,搖了搖頭表示不在意。

    要是我真的把眼睛睜開,你怕是會當成猝死。白珠默默想到。

    一旁的安聽到自家大小姐帶上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愣了愣。隨后反應過來白珠話語中的意思,疑惑頓去,帶上了堅定的神色。

    “是的,遠海先生。我想要修煉!”

    安堅定的眼神讓遠海有些贊嘆。

    沒想到一個普通的村姑居然會擁有這樣的眼神,她或許真的能成為一個強者也說不定。

    遠海又欣賞的看向盲眼的幼女。

    眼睛殘疾的妹妹雖然性格內向,說話也有些結巴,但是卻愿意為了姐姐鼓起勇氣開口詢問。

    這真是一對好姐妹!

    “世界上有無數種性質不同的功法,說起來很復雜,但究其本質都一樣。”遠海雖是對著白珠,但是這番話很明顯是在說給安聽。

    “以功法為橋梁,吸收自然中無處不在的能量,已達到強化自身的目的,這便是武者。這一點跟魔法師用的魔力,以及我們國家陰陽師用的靈力都有相似之處,但卻是截然不同的能量”

    不,這就是相同的東西。白珠在心里吐槽道。

    “那么在哪里能夠得到功法呢?”安問道。

    遠海呵呵一笑,“功法并不是什么稀奇的東西,在一些道具店就能用便宜的價格買到。珍貴的是那些高階功法,大多掌握在各個大勢力手中,難以獲得。更別提稀有的戰技了,哪怕是我,現在也只會兩種戰技而已。”

    安咬著下唇,有些不甘。

    安知道以自家大小姐的實力,根本看不上那些三流的低級功法,即便自己練了,也完全起不到能夠幫助大小姐的作用。

    可是那些珍貴的高階功法又要怎么獲取呢?

    即使大小姐愿意為了自己冒風險闖入那些大勢力奪取功法,安自身也不會同意這種對大小姐有極大危險性的做法。

    白珠倒是沒想的那么復雜,它在思考著怎樣才能搞到遠海身上的功法。

    場面一時間變得沉默了下來。

    “我的功法因為是師傳的原因,在我出師之前都不能傳授給外人,但是我能給你一個建議。”

    “是什么?”察覺到一絲希望的安有些激動的問道。

    “去武技學校上學!”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