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蜥蜴、鳥、人 第七十六張 間章:圣光與凡人

    自那天以來,已經過去了一周。

    約翰是為數不多的從那個血色廣場中存活下來的人。

    因為約翰鎮衛隊隊長的身份,官方選擇了將約翰暫時帶走安置,所以約翰這幾天來倒是清閑的很。

    但是因為約翰被救出時那冷靜到令人啞然的精神狀態,讓救援人員們嚴重懷疑約翰被那只怪物控制了精神,所以這幾天都被關在隔離間,并且每隔半天時間都會有一名教會的神職人員來給約翰檢查精神狀態。

    但是約翰身上沒有受一點傷,甚至連擦傷都只有兩三處。

    畢竟在那天,在那個地獄,只存在生和死兩種概念。

    從門口守衛嘴中套出的信息,約翰知道自己今天就能從這個隔離間里出去了。

    這幾天約翰唯一的信息來源就是隔離間門口的這名守衛。

    安西鎮發生的慘劇讓王國高層無比震怒,一夜之間就決定下派直屬王室的新任鎮長。

    而那位約翰的妹夫,在新鎮長上任當天就被拉到了血色廣場斬首示眾。

    想到這里,約翰不由得自嘲的笑了兩聲。

    想不到我還真完成了當初的,在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面前證明自己的愿望。

    作為第一個發現了魔獸,并且勇敢的帶隊圍捕魔獸的人,約翰理所當然的得到了王國上下一致的認可。

    勇氣與智慧并存的英雄約翰。

    而那個不愿意派出魔法師團,讓因為沒有魔法師團的支援,從而使得約翰隊長帶領的鎮衛兵們被魔獸殘忍殺害的鎮長,自然是落了個人頭掉地的下場。

    很公正的判決,不是么。

    以敏銳的智慧發現了誰都沒有注意到的潛入城鎮的可怕魔獸,隨后以身作則,勇敢的帶領兩千人向可怕的魔獸發起挑戰。

    雖然最終不敵對方,卻也給了探索者們組隊支援廣場的時間。

    最終,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約翰隊長與探索者們成功的將那頭恐怖的魔獸逼迫的力竭而逃,保護了安西鎮無數的平民。

    因為探索者一方全滅的緣故,所有的榮譽便都加在了領頭人中唯一存活下來的約翰身上。

    所以此刻的魯恩王國上下,對約翰皆是一片贊揚。

    當然,同時還少不了譴責魯恩王國官方的腐朽不堪,居然讓如此恐怖的魔獸潛入城鎮,并且還因為給予英雄約翰兵權,從而讓對方逃掉。

    對那只此刻不知道在哪出謀劃著陰謀的可怕魔獸,魯恩王國一時間人心惶惶,都恨不得讓慧眼如炬的約翰隊長去他們的城市擔任守備官。

    約翰那個嫁給了上一任鎮長的妹妹,也因英雄約翰的影響,沒有被關押進大牢。

    在外界一片對約翰高歌贊頌的時候,約翰本人卻是帶著五天都沒清理過的滿臉胡渣,無聊的靠坐在床上翻看著一本破爛的書。

    “約翰隊長。”隔離間外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噢,是小另啊,有事嗎。”

    這是那名這幾天來一直被約翰套話的守衛。

    守衛一邊開著隔離間的鎖,一邊說道:“有兩位來自教會的大人想要見您,他們已在候客室等待。”

    “好的。”

    教會的人?

    他們來找我干什么,教會不是只會一個勁兒對異種族喊打喊殺嗎,什么時候魔獸也能引起他們的注意了。

    原來如此,看來那只魔獸不只是一只實力強大的魔獸那么簡單。

    該怎么把他們也拖下水呢,有教會的力量在背后,復仇成功的幾率會高不少吧....約翰撫著下巴的胡子渣想到。

    身上的動作不停,起身穿鞋,隨意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后便跟著守衛緩步前往候客室。

    將約翰帶到候客室前,守衛恭敬的行了一個禮,便轉身離去了。

    約翰環視四周,看了看周圍空無一人的候客室外,笑了一聲,推門而入。

    候客室內坐著兩個人。

    一個身穿教會統一的神職人員教袍,領子是紅邊的,這是個高階主教。

    另一個...約翰眼瞳微縮。

    看向另一個人時,他帶給約翰的感覺,不禁讓約翰想到那頭怪物。

    身形同樣的模糊不清,無法看到他真正的面容,甚至連他有沒有做出動作都不知道。

    唯一能確實感受到的,是這人身上那陣若有若無的威壓感。

    “你好,約翰隊長。我們是.....”穿著神職人員教袍的男子開口說道。

    “說主題吧,客套話就免了。我的事情應該早就被你們查的一干二凈了。”約翰靠在椅子背上,打了個呵欠。

    “呵呵,不愧是英雄約翰。那就讓我們直入正題吧。”教袍男子朝那團模糊的黑影點了點頭,然后繼續開口說道:“關于那頭魔獸,你了解多少。”

    “了解多少?殺了我兩千名同僚,數百個低、中階探索者,然后一臉輕松的揚長而去。我了解的就是這些。”

    “一臉輕松的揚長而去?但是據我所知,那頭魔獸是被約翰隊長您帶領的....”

    “帶領的一群炮灰逼迫的力竭而逃是嗎。”約翰用死氣沉沉的眼睛看向教袍男子:“主教大人,我剛剛已經說過了。你不需要這樣試探我。正如你現在所看到那樣,我只是一個有點小聰明的廢物而已。您在外面布置的護衛也完全沒必要,還是讓兄弟們去歇一會兒吧。”

    “哈哈哈,好。”教袍男子滿意的笑道:“我叫侖維朵,紅帶高階主教。很高興認識你,約翰。”

    “我叫約翰,一個只想著復仇的廢物....你的名字有些女性化啊,主教大人。”

    “很多人都這么說。”侖維朵笑了笑:“好了,這次讓我們真正的直入正題吧。”

    “你或許已經猜到了,那只魔獸并不只是一只實力較為強大的魔獸,讓我們教會來到這里的原因,是因為它的另一層身份。”

    “另一層身份?讓我猜猜。”約翰抓了抓臉上的瘙癢處,隨意的說道:“魔王——是這樣嗎?”

    這句話一出,侖維朵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警惕的注視著約翰,就連旁邊那個從頭到尾一直沉默不語的迷霧也產生了一絲波動。

    “別緊張,教會的大人們。”

    啪。

    約翰將一本破破爛爛的書丟在了桌面上,正是剛才約翰在隔離間里翻看的那本書。

    “這是...?”

    “侖維朵大人小時候沒有看過童話故事嗎?我很推薦這本哦,勇者擊敗魔王的故事。”

    “你。。你就單純的憑借這種童話故事繪本猜出....?”侖維朵的聲音中首次出現了愕然的情緒。

    “誰知道呢,或許只是我隨口一說也沒準。”約翰態度隨意的回道。

    “那么,現在該告訴我了吧?我需要為你們、為教會做些什么,才能抓到那位可愛的魔王大人。”

    約翰嗓音低沉的笑了笑。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