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蜥蜴、鳥、人 第六十九章 韋斯艾村

    安忍耐著想回頭看一眼馬車后方那一大群穿著破洞裝的弄潮兒們的沖動,努力的回想著事情到底是怎么發展成現在這樣的。

    一個小時前,安一臉懵逼的看著磨蹭著自己的三只魔獸,直到白珠朝自己眨了眨眼睛,才反應過來自家的大小...大蜘蛛想干什么。

    “咳...不,不錯,看來你還是挺聰明的,居然看穿了我的身份。”從未做過壞事的安扮演黑惡勢力的角色,演技略顯生澀。

    “那,那馴獸師大人您看...”西坦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哼!居然膽敢驚擾到我,這件事可不能這么簡單的過去!”安皺起臉,露出牙齒,裝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說道。

    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這種毫無威脅力的生疏演技肯定會被盜賊們發現。

    可是當自己的小命捏在對方手里的時候,再怎么聰明的人智商都會下降一個檔次,更何況是西坦。

    西坦聽到安這句狠話,在看安臉上兇神惡煞的表情,不由得就是一慫,連話都不敢說了。

    “所以,作為對你們的懲罰,我家大小....”

    “大小....?”西坦疑惑的看向安。

    察覺到自己說漏嘴的安突然從小腿處感受到一股冰涼的視線,激的安頓時一個激靈。

    “我,我家大小腸胃都空了!我要去你們村子吃....吃紅薯!!”

    話剛說出口,安立刻反應過來自己到底說了什么樣的蠢話。

    沒辦法啊!

    誰讓這群盜賊一直紅薯紅薯的聊個沒完啊!

    害我在大小...大蜘蛛面前出丑了!!

    “噫!”

    這回被安用真正的惡狠狠視線瞪了一眼,西坦發出了丟人的驚嚇聲。

    “馴獸師大人要來我們村子吃紅薯?”

    “好啊好啊!”

    “這可真是難得的稀客呢!”

    “我跟你講,馴獸師大人,不是我自夸,我們村的紅薯可是出了名的好吃。”

    除了西坦從頭到尾都處于差點被嚇尿的狀態以外,其他的....村民們,從頭到尾都十分淡定。

    在白珠、黑若、紅臨突然出現的那會,他們的確是被嚇到了,但是聰明的村民們很快就發現,這三只魔獸對他們并沒有惡意,是被這位愛穿女仆裝的馴獸師大人控制著的。

    然后再看到馴獸師大人一臉假裝兇惡的樣子,便很快就明白了。

    強者嘛,有點怪癖正常!

    于是尷尬的安,恐懼的西坦,以及一臉淡定的村民們便向著那個紅薯很好吃的村子出發。

    白珠和黑若紅臨照舊待在馬車的車倉里,村民們倒也沒感覺奇怪,畢竟擁有三只寵獸的馴獸師大人,也只能使用馬車運送自己的寵獸了。

    為了配合村民們的腳程,馬車行進的速度讓安控制的很慢,一路上和那名喜歡插話的破洞裝青年聊天打發時間。

    至于鐵爪暴熊團的第一智囊西坦大人,則是被嚇出心理陰影的遠遠吊在隊伍的最末尾。

    通過那名破洞裝青年迪蘭和安的聊天,白珠了解到了不少他們村子的情況。

    韋斯艾村,一個隨處可見的小型村莊,按白珠前世的話來說,就是十八線鄉村的水準。

    以前的特產是土豆,后來村長發現種紅薯比種土豆的收益更大,就讓村民們都改種紅薯了。

    與每個智慧生物集團里面都必然會出現一個刺頭的情況相同,韋斯艾村也有刺頭,那人就是西坦。

    西坦強烈反對種紅薯,表示大家都對種紅薯不熟悉,肯定種不起來。

    在反對無效后,西坦便帶領著一批同樣不想種紅薯,并且打算出去闖闖的年輕人們離開了村子。

    然后在外面熬了半個月,什么事都沒干成,甚至連干糧都即將要吃完的時候,起了打劫的歹念。

    再然后這個歹念就被打爆了。

    白珠在聽完他們的經歷之后,自來到這個異世界以來,第一次正兒八經的產生了迷惑。

    原來異世界...也是有這種沙雕存在的嗎。

    時間在白珠的迷茫中過的很快。

    臨近黃昏,一群人已經能遠遠地看到村子了。

    白珠也探頭出去看了兩眼。

    韋斯艾村坐落在一處平原上,這是出生在大森林的白珠從未見過的景色。

    黃昏的陽光將草原染上一片金黃色,微風吹過時還能聽到青草碰撞發出的“薩啦啦”聲,再配上遠處那些飄起道道炊煙的小木屋。

    不得不說,原生態的風景的確很美。

    但是白珠敏銳的感知在此時產生了預警。

    這個村子,有什么奇怪的東西在。

    能激起我感知的預警,也就是說那個奇怪的東西對我存在威脅...雖然只是些微的威脅,不過還真是吊起了蛛的好奇心。

    看了一眼跟在馬車后方,對即將返回家鄉充滿喜悅的村民們,白珠眨了眨八只圓滾滾的紅眼睛。

    ——————————————————————

    太陽完全下山之前,一行人抵達了韋斯艾村。

    看著站在村門口眼眶盈滿淚水的家人、伴侶。一個月瘦了十幾斤,穿著時尚破洞裝的村民們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情緒,紛紛擁抱向自己的家人。

    就連從心的西坦都面露激動的擁抱向一名妙齡少女。

    一時間場面十分動人,眼淚鼻涕嘩啦啦的流...

    在白珠眼里這幅場面大概就是這樣。

    真是搞不懂。

    不過...白珠看向安靜的站在一旁的安。

    安此刻的表情很復雜,羨慕、仇恨、嫉妒,還有一絲絲的渴望。

    白珠從沒了解過安是怎么成為奴隸的,在白珠看來,無非也就是那么些不值一提的破事。

    人類對自己的同族下手比誰都狠。

    小到使絆子說壞話,大到栽贓嫁禍,沒有什么是他們不會做的。

    哪怕是朝夕相處的親人,你以為已經是死黨的朋友,在絕對的利益到來時,依然會露出他們最真實的一面。

    白珠從來都不相信人類,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皆是如此。

    此時看到這種對普通人十分感動的場面,白珠只覺得無聊透頂。

    “媽!媽!我發現啦!”

    “真乖,待會獎勵你提純過的火屬性魔力。那么你發現什么了?”

    “謝謝媽!”紅臨沒有忘記白珠對她的素質教育,先是高興的道完謝,然后才繼續說道:

    “我發現了一張很大很大的布!”

    “...?”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