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蜥蜴、鳥、人 第六十五章 我覺得夠本了

    這只兩腳獸是探索者?

    應該是兩腳獸吧,不過這體型,目測都快有三米高了。

    白珠驚訝的看向那名指揮的光頭巨漢。

    真·臂上能跑馬。

    感知反饋的結果倒是挺強的,不知道打起來怎樣。

    不過能打破我的的魔力封鎖,就說明不會弱到哪去。

    大規模的魔力反應....?

    噢喲噢喲,噢喲喲喲。

    原來這些人都是魔法師啊!

    說起來,除了安德莉那姑娘之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其他魔法師呢!

    真期待啊。

    快,快讓我看看兩腳獸的魔法是怎樣的!

    在白珠興高采烈的注視下,三隊,一共15名魔法師同時釋放出魔法!

    這是...五個人同時刻畫一個魔紋?

    嚯嚯,原來是這樣。

    嗯嗯嗯,魔力運行軌跡是這樣。

    嗚哦!還是個組合魔法嗎!

    五名站在前面的法師釋放風系魔紋,后面十個釋放箭矢狀的火焰魔法,當火焰魔法后發先至的撞擊在風系魔紋上時,威力變大了數倍!

    嗯?那后面還有十個是干啥的?

    他們也是魔法師吧,我能感覺到他們在操縱空氣中的魔力粒子...但是什么也沒發生啊,跳大神嗎這是在。

    算了,我先來試試這個。

    滿臉興奮的白珠就像是得到了新玩具小孩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

    ———————————————————

    “盧恩!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那頭怪物會把法師隊吟唱的魔法給反彈回來了?!!”

    “不,這不是反彈回來啊,扎古。”兜帽青年難以置信的注視著眼前的這一幕。

    兩道同樣面積,同等魔力水準的烈焰矢在廣場中碰撞,炸裂出洶涌的烈焰,將地上的積水瞬間烤干,連同地上堆積著的無數蛋白質塊都被高溫燙成焦炭。

    扎古雙眼冒火的抓起盧德的領口:“在廣場內救援的人被剛才的魔法余波燒死了四個,我需要你立刻向我解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盧恩滿臉不敢置信的看向扎古。

    “那頭怪物,在十名3階法師的魔力干擾下,重現了由十五名4-5階法師的并列施法,甚至施法速度要比十五名法師聯合的并列施法更快。”

    “給我說簡單點!”盧恩捏緊了拳頭。

    “那頭怪物的實力超過25名法師的聯合攻擊,光看魔力量,至少在6階以上。”

    盧恩話音剛落,扎古就抽出背上背著的巨斧沖向了廣場中心的怪物。

    作為老搭檔,盧德立馬就理解了這個頭腦發達的壯漢在想什么。

    ——既然是魔法系魔獸,那就沖上去砍翻它!!

    ......

    魔力還能這樣用啊!

    長見識了!

    選擇來人類社會學習知識、搜集情報,果然是再正確不過的選擇!

    不過這群人的意志不太行啊,這就失去戰斗精神了。白珠看向對面那群滿臉驚恐之色的魔法師們。

    在白珠成功復刻出他們的魔法時,這群魔法師就已經完全呆住了。

    雖然有點可惜,不過還是下次再學吧。

    【威壓等級提升至:LV3】

    【技能可提升次數:6】

    【威壓】目前的上限只能升到LV3啊...不過倒也夠用了。

    【威壓LV3】全功率開啟。

    舉著巨斧往前沖的扎古身體僵硬了一瞬,隨后凝重的看向面前那個安安靜靜,仿佛人畜無害的站在紅色廣場中心的純白幼女。

    如果說剛才扎古還有百分百的信心能解決白珠的話,那么在這股甚至讓自己都感到恐懼的氣息之下,扎古覺得自己的勝算只剩下四成。

    雖然扎古的探索者等級是7階,但是扎古本身的實力其實只有6階。

    雖然是6階頂尖的實力,但是也還未突破7階的瓶頸。

    單對單的對上一頭6階魔獸,扎古敢說十拿九穩,但若是7階魔獸...

    該死的,這到底是哪里來的怪物!

    “該死的混蛋,看這邊啊啊啊!!”

    扎古雄壯的怒吼聲吸引了白珠的注意,八只圓滾滾的猩紅瞳孔同時看向扎古,再次讓他的動作緩慢了一瞬。

    隨后扎古身上突然出現一陣白光,白珠施加的壓力仿佛突然間完全消失,扎古重新全速向白珠沖去。

    白珠有點苦惱。

    原本打算將在場的所有兩腳獸全部殺光,拿一波經驗的。

    但是自己也沒有誰是你爸爸的金手指,剛才那群跟灰塵一樣能隨意抹去的兩腳獸也就算了,這群看上去明顯就要強很多的兩腳獸肯定沒法那么簡單就收割完。

    要是再被這個一看就很熱血的光頭男纏上,那群兩腳獸估計得全跑掉。

    那可不行,都是經驗值啊!

    本著肥水不流外獸田的做法,白珠迅速的將黑若身上一直覆蓋著的風屬性護罩取消掉,然后把黑若和紅臨往那群嗷嗷叫著向自己沖過來的近戰型探索者堆里傳送了過去。

    在扎古即將沖到白珠面前,連手中的巨斧都已經抬起來時,銀光閃過。

    白珠傳送到了那群正往廣場外撤離的魔法師中間。

    “感謝、教導。”

    白珠輕拉起已經變成血紅色的連衣裙下擺,模仿著記憶中富家大小姐的樣子,微微彎膝,行了個標準的貴族禮。

    “你們、白珠、永遠記得。”

    銀色的光芒以白珠為中心,形成了一道細平的光圈。

    “再見。”

    二十五名魔法師,全滅。

    “不!!!”悲痛欲絕的吶喊從斜上方的屋頂傳來。

    白珠抬頭看去,屋頂上站著一名雙目赤紅的兜帽女青年。

    察覺到白珠看來,女青年迅速從懷中掏出一個卷軸拉開。

    哦豁。

    姑娘,本蜘蛛對你手中的卷軸很感興趣哦?

    想法總是要比身體更快。

    在盧恩想要拉開手中卷軸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的雙手突然失去了知覺。隨后,盧恩的視線旋轉著往下翻滾而去。

    意識陷入黑暗中的最后一刻前,盧恩看到的是站立在屋頂上的小小身影。

    轱轆轱轆往下滾的兩腳獸部件沒有引起白珠絲毫的興趣,手里這張染上了斑斑紅色的皮紙才是最讓白珠好奇的。

    但是白珠也知道現在沒有優哉游哉觀看卷軸的時間,只是略微掃了一眼,就將卷軸塞到了空間里。

    站在高處,身材嬌小的白珠也能得到廣闊的視野。

    讓我來康康。

    黑若和紅臨玩的很開心,暫時不用管。

    探索者人數只剩下兩三百人左右,看臉色,應該是全都已經中毒了。

    廣場外...空蕩蕩的,應該是被隔離起來了。周圍一個兩腳獸的影子都看不見。

    好吧!把剩下的兩腳獸解決完就離開吧!

    做蛛要懂得知足!

    而且還得有常識和道德!只打傷害我的兩腳獸!

    白珠往下看去,那個光頭巨漢仍站在廣場中心,不過已經完全沒有了剛開始那副熱血彭拜的樣子,而是一臉呆滯的看著周圍。

    我能理解,我能理解你哦。

    以前玩多米克骨牌,壘到最后一張牌準備拍照,腳小拇指卻不小心碰到其中一張牌,導致兩個小時的努力全部白費的時候,我也是這種表情!

    傳送到巨漢的面前,白珠眨著八顆瞳孔的眼睛看向巨漢。

    “你、想要、怎么做?”

    在十五分鐘內,失去了摯友,失去了生死相伴的隊員。就連信任自己,自愿前來支援的探索者們都即將全滅。

    而自己,從始至終甚至連對方的一片衣角都沒有觸碰到。

    扎古呆滯的目光閃爍了一下,將巨斧舉在自己頭上,然后松開了手。

    被扎古的動作驚訝到的白珠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唉,可惜了。

    這家伙應該是今天的兩腳獸里最強的一只吧?

    經驗白白飛走了!!

    嘆了口氣,看向黑若和紅臨那邊,兩腳獸已經只剩兩位數。

    剩下的兩腳獸渾身發紫,已經完全失去了逃跑的欲望。即使放著不管,過一會兒也會自動變成蛋白質。

    今天就到這里吧,身上水干了之后變得黏黏糊糊的,得趕緊找個地方洗澡才行。

    用念話召回紅臨和黑若,白珠傳送到屋頂上,依依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這個自己從森林中走出,第一次來到的人類城鎮。

    隨后銀光閃過,血紅色的幼女消失在原地。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