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蜥蜴、鳥、人 第六十一章 破綻

    白珠的確不懂自己空間里堆放成一座小山的魔核能賣多少錢,只是抱著有棗沒棗打一桿子的心態隨口一問而已。

    如果那店老板一口咬定就是要一枚魔核的錢的話,沒準這6枚金幣就真給他撈到了。

    買到魔道具之后,白珠帶著安走到一個四下無人的角落,再次傳送出城外。

    接下來的事情就十分簡單了。

    本著不看白不看的想法,白珠先是用感知仔細的觀察了一遍魔道具上刻畫的魔紋構造,還有安身上的奴隸印記。

    仔細的記下兩者的構造,然后才使用魔道具激活安的奴隸印記。

    這個隸屬魔道具的使用方法極其簡單,道具側面有一個按鈕,將道具緊貼著奴隸印記,然后按下按鈕即可。

    隨著一道摻入紅紋的白光漸漸消失,魔道具內的魔紋便失去了效用。安鎖骨處的奴隸印記顏色變得更深了一分,同時白珠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中多出了一點東西。

    好奇的用自己的精神觸角碰了碰,站在白珠面前的安突然就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嗯...我大概明白了。

    還真是有意思的魔道具呢。

    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影響、但是僅憑這么一丁點粗劣淺薄的魔力,居然就能影響到我的精神,真是讓蛛驚訝。

    即使我沒有用精神觸手進行反擊,但是能夠突破我LV4的【精神抵抗】也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了...人類在制造道具這方面上還真的挺能干的。

    魔道具中的魔紋和魔力流動的詳細情況都清楚記住了,下次有機會的話我得好好試驗一下,看看能不能掌握從屬魔法。

    思考完畢,白珠低頭看向仍然痛苦的抱著頭跪在地上的安,無奈的給她打了一道光屬性魔力過去。

    人類真的好脆弱啊....或許我得稍微強化一下她,讓她不至于在接下來的一段旅程中突然猝死。

    光元素的撫慰下,安很快就從精神撕裂的痛苦中恢復過來。重振起精神的安,看向白珠的眼神中充滿了畏懼。

    ....還是解釋一下好了,免得一直耿耿于懷,以后辦事不利。

    雖然很麻煩,但白珠還是打算姑且解釋一下。

    “我、不熟練、不小心。”

    “誒?”安愣了愣。

    “白珠、向你、致歉。”

    它,它居然向我道歉?!安瞪大了眼睛。

    難道是有什么陰謀...

    不...我已經是它的奴隸了,它根本不需要用陰謀就能輕松的殺死我...也就是說它是真的在道歉?

    想到自己已經徹底變成奴隸的事實,安反倒灑脫了一點。

    我本來應該無人知曉的死在那個地下室。

    但是我現在還能說話,還能呼吸,還能嗅到熟悉的青草味道,這一切都是拜它所賜。又還能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呢?

    即使今生往后將要服侍的主人是一頭不折不扣的怪物,我也沒有選擇的余地了。

    “我沒事的,大小姐不用道歉。”精神要比大多數人都強韌的安很快適應了自己的新角色,恭敬的開口說道。

    這下反倒換成白珠愣住了。

    嗯——?

    大小姐...??

    “大小姐,有什么問題嗎?”

    “無。”

    也是,自己長這個樣子,還穿連衣裙,她這么叫也正常....

    但是怎么總感覺心里面有點別扭呢?

    唉,我到底是雌的還是雄的,什么時候才能給我個準數啊。

    ————————————————————————————————

    這不是人為造成的破壞,是魔核陷阱爆發造成的。

    蹲在一片焦黑的店鋪廢墟中,約翰觀察著指尖上沾著的亮晶晶的碎末,做出了肯定的判斷。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那只能變作人類外形的魔獸有著極高的智商。從它懂得清洗身上的血跡,以及成功混入城內這兩點,便足以證明這個事實。

    我不認為擁有近似人類智商的魔獸會愚蠢到在城內暴露自己的行蹤。

    店鋪爆炸的原因多半也能猜到,無非就是那些財欲熏心的奴隸商人把它當成了兔子,卻沒想到它其實是一頭猛獸。

    要這么說,這次發生的事情或許它才是受害者。

    呵,一只該死的魔獸是受害者,真可笑。

    那么,明明已經成功潛入城市,可以肆意大開殺戒的它,為什么要冒著這么大的風險特地跑到這家店的垃圾場來呢?

    可以肯定,它是想要得到垃圾場中的某件...某個奴隸。

    現場沒有留下任何不同尋常的血液和身體組織,證明它成功的從魔核陷阱的爆炸中脫離了,但是它到底有沒有達成本來的目的?

    該死的,要是有詳細的進貨、販賣記錄,就能直接鎖定那個奴隸到底在不在這堆垃圾里面!

    現在卻只能靠猜!約翰惱火的抓了把頭發。

    先以它成功帶走了目標為線索查下去吧。

    那是個還沒賣出去的奴隸——這是現在唯一的線索。

    我不認為一個骯臟下賤,甚至沒人愿意花錢購買的奴隸會跟一頭強大實力的魔獸有什么親密關系。

    那頭魔獸或許是憑借自己的某種特殊能力,判斷出那名奴隸對自己有很大的用處,所以才會冒著巨大的風險來到這里掠走它的目標。

    當一頭有著不輸于人類智慧的魔獸,成功的從垃圾場劫走一名對自己有用的奴隸后,接下來會怎么做?

    無法確認那名奴隸能從哪方面給它帶去好處。

    是殺死、吞食這種不需要留下性命的做法,還是...需要那名奴隸活著,然后為它做某些事?

    如果是前者,那么線索就算是完全斷了。

    如果是后者,按照那只魔獸喜歡模仿人類的舉動來判斷,它有很大的可能會繼續使用人類的方法來對待自己的戰利品。

    ....需要將城內所有販賣隸屬魔具的店鋪都搜查一遍!

    “林恩。”揉了揉思考過久有些發脹的太陽穴,約翰頭也不回的喊道。

    “我在,隊長。”約翰身后一名矮個子中年男人回道。

    “讓閑著的隊員去將整個安西鎮有出售隸屬魔具的店鋪都詢問一遍。就問,這段時間有沒有比較奇怪的客人來購買過隸屬魔具。”

    “好的。”

    雖然不明白隊長為什么突然下達這種奇怪的命令,不過矮個子男人林恩還是恭敬的行禮回應。

    所有隊員都在一句不明緣由的吩咐下開始行動,約翰在燒毀成一片漆黑的店鋪廢墟中緩緩站起身,拍了拍沾上些許灰塵的帽子。

    “希望你真的有跟人類一樣的思考方式,畢竟這樣我才能抓得到你。可別讓我對你的智商失望哦。”低沉的笑了一聲,約翰抬步離去。

    所行方向,為鎮長府邸。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