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蜥蜴、鳥、人 第五十九章 你人很好哦!

    遇事不決先打暈。

    白珠采取了這個明智的做法。

    看了一眼重新進入昏迷的安,白珠無奈的撓了撓頭,把腦袋一側的白發都染上了鮮紅色。

    不再多想,白珠原地坐下身子,準備先解決自己的午餐。

    已經吃的差不多的黑若察覺到白珠悶悶不樂的情緒,走上前蹭了蹭白珠的臉頰。

    “怎么了親愛的?”

    “沒...事,就是在想些問題,你吃吧。”

    “嗯,你也趕緊吃噢,涼了就不好吃了。”黑若溫柔的回道,然后便低下頭繼續咬食魔獸。

    白珠嘆了口氣。

    想好的勸誘計劃全完了。

    也不能怪黑若,畢竟自己只是跟黑若說弄點吃的回來,沒指定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要說會產生問題,那還是自己鍋。

    在這種吩咐不明確的狀況下,這附近最容易找到的,并且也是最常見的食物...就是這個了吧。白珠苦著臉看向自己的午飯。

    為什么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按照我原來的計劃,現在已經能坐在餐館中美美的品嘗人類的料理了啊!!

    原本打算用正常的手段買下商品,成為正常的主仆關系,然后正常的讓她教我讀寫。

    結果因為一些麻煩的原因被迫強行將商品帶走傳送出城。不能通過正常手段成為這姑娘的主人,就只能用一半勸誘一半恐嚇的方式來讓這姑娘教我知識了。

    然而現在這個情況,勸誘是不可能了,這輩子都不可能了,只能改為百分百無添加的恐嚇。

    事情到底是怎么惡化成這樣的?

    我只是想做一只親近人類,安分守己的好蜘蛛而已,為什么總是會出現各種亂七八糟的意外啊....白珠咀嚼著口中的肉,旦疼的想道。

    ..唔,這只兩腳獸的味道要比之前那三只好一些,不過還是挺糟糕的。

    安的就很棒,味道清爽,而且細膩易嚼。

    白珠忽然靈光一閃。

    對了,以前看美食節目,好像有這么一個說法。

    牛在出欄的前幾天,牧場主會嚴格控制他們的食量,甚至是完全不給食物,只能喝水。

    據說這樣的牛會更加好吃,因為數天只喝清水的生活會讓牛排出體內的許多雜味。

    白珠感慨萬千。

    前世沒能吃上那么高級的牛肉,所以完全不知道這個說法的真實性如何。但是今生,我居然在其他動物身上驗證了這個事實!

    看來美食節目也不完全是騙人的嘛。

    從簡入奢易,由奢入簡難。這句話完美的表達出白珠此刻的心態。

    吃過好吃的東西之后,再吃難吃的就會變的十分不爽。

    如果不是抱著不能浪費的念頭,白珠肯定就不會繼續吃下去了...嗯,以后最多就嘗一下味道。

    畢竟兩腳獸跟一般的魔獸不同,每一只兩腳獸個體都有著獨屬于自己的味道,十分特別。

    探尋未知的味道,是白珠前世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即使今生變成了一只蜘蛛,這一點也依舊沒有改變。

    吃飽喝足,白珠隨便抹了抹嘴,臉上身上地上紅彤彤的痕跡完全沒打算清理。

    反正都要恐嚇了,還清理什么!

    一道光屬性魔力照過去,被白珠打昏的安第二次清醒過來。

    第二次看到被微風吹的颯颯作響的樹葉,安已經沒那么慌了。

    她確切的理解到兩個事實。

    第一,自己絕無可能逃得掉。

    第二,這是個怪物。

    既然橫豎都要死,還慌什么?

    不得不說,雖然只是一個在鄉村生活了19年的普通村姑,但是安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強韌精神。

    然而,這份冷靜很快就在看到“小女孩”旁邊那堆殘骸的時候被輕松擊碎了。

    那道染上紅色的純白身影單純稚嫩的面容,就像是一個還沒有衛生觀念的小孩子把剩飯剩菜弄得滿地都是。

    這種反差過于巨大的視覺沖擊與認知,讓此刻的安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鵝一樣,只能發出“呼咯,呼咯”的喘息,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白珠疑惑的看了眼渾身發抖的安,又看了看地上用餐結束后剩下的骨頭。

    這姑娘...腦子該不會有毛病吧....

    剛剛明明起來的時候還一臉輕松,怎么一看到地上的骨頭又縮成小雞仔了。

    難道這個世界的人類吃帶骨肉的時候,是會連同骨頭一起吞下去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我太沒規矩了...把骨頭吃的滿地都是....

    不過我也是剛接觸人類社會嘛,她應該能諒解的啦。

    好了,試著交流看看吧。

    白珠張開滿是臟污的小嘴,結結巴巴的開口問好道:“你、好。”

    安先是愕然,隨后震驚的看向努力跟自己搭話的白珠。

    這,這個怪物在跟我說話?!

    她...它會說話?!!

    白珠疑惑的歪了歪頭。這人怎么跟個傻子似的愣著發呆不動啊,真沒禮貌。

    于是有禮貌的白珠開始自我介紹:“我、白珠。”

    在白珠對自己帶著濃郁山楂味兒的發音感到羞恥時,卻不知道安此刻的腦內到底沸騰翻滾著怎樣的情緒。

    它真的會說話,而且這種豐富的表情變化,證明它存在很高的理性!

    或許,或許就是它把我從那個地方救出來的。

    可是..為什么?

    而且她是怎么瞞過城鎮守衛檢查的?又是怎么從城鎮中平安無事的脫離的?

    城內有接頭人、實力強橫直接闖入城市、擁有能瞞過所有人的視線特殊能力...

    大概就是這三種之一吧。

    如果能接觸到它的話,說不準能利用我的能力探取到它的一些信息...

    “您好,我叫安...那個,是您把我從奴隸商人那里..救出來的嗎?”

    白珠點了點頭,肯定了安的提問。

    “那您是需要我為您做什么嗎?”

    白珠再次點了點頭:“你、教導我、文字、說話。”

    安有點沒太聽清白珠在說什么,心中升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覺。

    它...口音怎么這么重?

    見安疑惑的看著自己,白珠只能無奈的從指尖分泌出蛛絲編織成字。

    [教我、文字、讀寫。]

    就,就這?

    就為了這種事情,特地把我從城鎮、從那個腐爛骯臟的地方帶了出來?!

    雖然是很感謝沒錯啦...

    安有些發懵,但還是下意識的點頭回道:“好的,如果您不介意的話。”

    聞言,白珠開心的露齒一笑:

    “你是、很好、的、人類!”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