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露倫大森林 第二十三章 第五類接觸

    這一小片林中空地里進行著慘烈的戰斗。

    人類一方一共有五人,四男一女,其中一個倒在地上的男人腰腹部有一道巨大的傷口,看那毫無氣息的樣子,大概率是已經死了。

    剩下的三男一女狀態也不怎么好,拿著根木杖的年輕女孩應該是魔法師,白珠能感覺到她的周身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魔力波動。

    其余三名男性都是手持近戰武器的前排職業,身上傷痕累累,并且三人的臉色都十分蒼白,嘴唇發紫,很明顯是中了某種異常狀態。

    人類一方的對手是兩只恐痹狼,是一種狡猾的魔獸。

    恐痹狼會結成伴侶,成雙行動,平時捕食的時候由雌性偽裝成無力的樣子倒在地上,引誘其余魔獸前來,而雄性則是躲藏在暗中伺機待發。

    白珠之前碰到過一次恐痹狼,出色的感知能力讓白珠直接就發現了藏在草叢中的雄性,用蛛絲略施小計,然后兩頭恐痹狼的經驗值和肉都化為了白珠身體的一部分。

    值得一提的是,恐痹狼的肉帶有麻麻的口感,就跟吃花椒的感覺一樣,白珠十分喜歡。

    但是這五個人類顯然不是為了吃肉才跟恐痹狼干上的。

    多半是為了取得恐痹狼身上的某種材料,或者就是被偽裝倒地的雌性給騙了吧。

    兩頭恐痹狼的狀態十分好,即使已經擊殺了一名人類,付出的代價也僅僅是身上的幾道血痕而已,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白珠估計人類方這次要團滅。

    但是,作為前人類的白珠敢肯定,人類一方必然還留著某種后手。

    看那個法師女孩的動作就知道了,總是要過很久才能放出一發火球,嘴里還一直念念叨叨的說著什么。

    我猜她絕對是在跟另外三名同伴商量對策!

    過很久才放一發火球的原因,或許是為了找到能夠將兩頭恐痹狼一網打盡的機會,所以施法速度拖慢了許多。

    場上的局面目前是雄狼對付兩名人類戰士,另外一名戰士和法師則是對付雌狼。

    不過白珠能看的出來,他們堅持不了多久了。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刻,原本與兩名人類戰士相抗衡的雄狼突然一個迅速的轉身,咬向另外那名與雌狼對峙的人類戰士,而早已等待許久的雌狼也同時加速撲去。

    那名人類面露驚恐,但是身體卻完全沒反應過來。

    雄狼的利齒將他的小腿肌腱撕裂,在他要身形不穩的倒地時,旁邊的雌狼已然撲上,干脆利落的將他的咽喉一口咬斷。

    此時另外的兩名人類戰士反應過來,大驚失色的沖上前,想要將兩頭撕咬著同伴身體的恐痹狼趕走。

    哦豁,完蛋。

    白珠看到這里,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幾個人類,也太菜了吧。

    原本還有機會打贏或者逃跑的,這下直接咖喱給給。

    果不其然,兩頭看似在專心撕咬身下人類的恐痹狼立馬一個側跳避過,然后同時向兩名人類撲去。

    咔嚓咔嚓。

    白珠甚至都能聽見兩人的咽喉被咬斷的聲音。

    這戰斗意識也太差了....那個人喉嚨都被咬斷了,還去救個啥?保存有生戰力才是最關鍵的事情吧。

    就算能趕走兩頭恐痹狼,那個人也不可能活得下來,倒不如趁這個機會兩人夾擊,說不準還有可能殺死一頭狼。

    況且你們難道就沒想過這兩頭恐痹狼是在裝樣子,就等你們急吼吼的沖上來嗎?

    唉,太菜了。

    嗯?妹子有動靜了。

    或許是因為看到同伴一瞬間就在自己眼前全滅的緣故,恐懼讓法師女孩牙齒打顫,身體發抖,她死死的咬著牙,克服著自己的恐懼,伸出發抖的手從腰包里取出了一張卷軸。

    嗯嗯嗯?

    是那個嗎,是那個要來了嗎!

    人類最卑鄙無恥的產物!能輕松簡單的以弱勝強的道具!

    魔!法!卷!軸!

    在白珠激動的注視下,法師女孩沒讓白珠失望。

    將手中的木杖丟在地上,女孩顫抖著雙手將卷軸拉開。

    兩頭原本在撕咬著身下人類的恐痹狼似是察覺到了什么,立馬后退,身體靠在一起,以防備到來的攻擊。

    這個一貫以來的戰斗姿勢讓它們在以往的捕獵中成功了無數次,幾乎是下意識的,兩頭恐痹狼就采取了這個姿勢對敵。

    然而,它們這次的對手不是淳樸的魔獸,而是奸詐的人類。

    女孩張開卷軸,白珠能清楚的看到卷軸中心刻畫著一個魔紋,在卷軸拉至最末尾,整個魔紋完全展露出時,卷軸聚然亮起一陣紅光。

    類似的魔力性質白珠曾在紅然身上感受過,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火屬性魔法。

    紅光升騰至整張卷軸之上,魔紋化為一道熊熊燃燒的烈炎,直朝兩頭恐痹狼射去。

    化作一道箭矢形狀的烈炎飛射的速度很快,快的讓兩頭恐痹狼沒能躲避過這道魔法攻擊。

    雄狼被直接命中,瞬間變成了一團燃燒的火球,連哀嚎都沒能發出,身上燃燒著烈炎倒在地上,生息全無。

    一旁的雌狼因為身體嬌小的緣故,沒有被完全擊中,但是也不可避免的被這道突如起來的魔法攻擊擦過了半個身體。

    “嗚嗷!!!”

    身體燃燒帶來的憤怒,與伴侶死亡的悲傷,讓這頭半個身子幾近碳化的雌狼仰頭哀嚎了一聲,隨后帶著必死的眼神向女孩撲去。

    即便是死,也要咬斷這個人類的脖子!

    法師女孩在使用完魔法卷軸后,就無力的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過大的消耗讓她沒有了能站立的力氣,更別說逃跑,此時只能面露恐懼的看著一點一點往自己走來的雌狼。

    雌狼的半個身體接近碳化,右邊兩條腿已經失去生機,憑借著野獸的意志,雌狼用左側的兩條腿拖著身體,一點一點的向女孩的方向爬去。

    緩慢,但卻充滿了無法否頂的意志。

    她要為慘死的伴侶報仇。

    嗯...

    白珠在思考著,要不要下去救人。

    現在只剩下一個重傷號,哪怕救下來也不怕會被背刺。控制一個重傷到快要昏迷的人類,白珠還是有自信能做到的。

    但是救了人又能得到什么好處呢?

    老實說,這幾個人的實力真的太弱了,弱的白珠甚至沒有產生想要從他們身上獲得好處的想法。

    這么弱的人,又能提供什么好東西呢,白珠甚至不知道這群人以這種實力是怎么跑到這個區域來的。

    到底救不救呢...白珠看著下方死死咬著嘴唇的姑娘。

    白珠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救。

    如果是三四個人的話,或許還會顧忌于狡猾的人類不識好報的背叛,但是單單一個重傷號還是很好控制的。

    至于好處的話,她能告訴我哪個方向能前往森林深處,還能給我說一些這個世界的基礎知識,不至于以后走出森林一臉抓瞎。

    而且...這姑娘還是個魔法師,或許我還能讓她教我魔法...

    好,說干就干。

    直接從樹上跳下,正好落在雌狼的背脊上。

    雖然白珠的體重很輕,但是憑著一口氣爬行的雌狼的身體,已經惡劣到了會被稻草壓垮的地步,所以直接被白珠砸在了地上。

    沒興趣聽雌狼哀嚎的白珠干脆利落的咬斷了它的咽喉,就如同它之前咬斷那兩個人類的咽喉一樣的干脆利落。

    【獲得經驗值:72。】

    嗯...只有一點點呢,看來我之前所想的,經驗值會按生物臨死前所受傷害平均分配的猜測是對的。

    這個之后再想吧,先忙正事。

    從雌狼的尸體上爬下,白珠轉過身,看向將驚恐,慌張,迷茫等等情緒一同糅合在臉上的女孩。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