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四章 皇恩

    朱怡成沒想到朱一貴一眼就認出了自己,驚訝之余不由得好奇。因為來前,無論是朱怡成還是張冉都未表露自己的身份,而且他們還是換裝前來,再者,朱一貴至京后一直住在這小院中,更未同外人接觸,他是怎么猜出自己身份的?

    讓朱一貴起身,既然已猜出身份,那么朱怡成再隱藏也無必要,等朱一貴忐忑不安地在一旁坐下后,朱怡成開口詢問他是怎么猜到自己的。

    “其實不難。”朱一貴帶著三分忐忑七分惶恐道:“微臣自從福建來京,帶微辰來的是錦衣衛的兄弟,而錦衣衛是皇爺親軍,非皇爺不能調動,這位張大人……。”說到這,朱一貴看了一眼張冉又道:“張大人見微臣時雖著便裝,但帶微臣來京的錦衣衛兄弟對待張大人恭敬態度可以看出,張大人定然是錦衣衛中的大人物,而據微臣所知錦衣衛指揮使張冉張大人也姓張,如此這位張大人應該就是指揮使張冉張大人了……。”

    朱一貴咽了下口水,惶恐地稍稍抬頭,但很快又把腦袋低了下去:“剛見皇爺,微臣就在想能令張大人如此禮遇的人物又會是誰?如是朝中重臣,比如廖大人、鄔大人、董將軍等或有些可能,但這些大人同皇爺年齡、相貌均不相符,再加上能令張大人親自陪同召見微臣的,微臣想來想去也就皇爺一人了,所以……所以微臣就……。”

    聽到這,朱怡成不由得暗暗鼓掌,這朱一貴還真是不簡單,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能從這些蛛絲馬跡確定了自己的身份,看來還真是個人物。所謂人不可貌相,說的就是他這樣的人。

    “既然你猜出了朕的身份,那么你再猜猜朕為何而來呢?”朱怡成笑瞇瞇地問道。

    朱一貴遲疑一下,頓時起身,然后跪倒在朱怡成面前道:“微臣有罪,微臣以訛傳訛,犯了大不敬之罪,微臣罪該萬死,還請皇爺看在微臣稍有薄功的份上饒了微臣幾位兄弟,他們并不知實情,至于微臣不敢求皇爺寬恕,一切聽憑皇爺發落。”

    朱一貴這人的確不簡單,其實他被錦衣衛接到南京的路上就早就琢磨過這事了,雖說自己在福建起義,為大明拿下福建立下不小功勞,但是僅僅是這份功勞還不能讓朱怡成如此看重,更不用說特意派錦衣衛來接他入京了。

    那么,原因也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吹牛說是朱明后裔的事發了,這所謂的交城榮順王朱美垸后裔庶支之事其實朱一貴自己也無法證實,畢竟交城榮順王朱美垸早就除國百多年,其后裔早就不知下落,朱一貴也只不過是小時候聽家中老人提過一二句,但要他拿出真憑實據來根本就沒可能的事。

    這種事,如果是鄉野閑話人家聽后最多付之一笑罷了,說的人聽的人都不會放在心上,但如今朱一貴身份不同,作為福建義軍的首要人物,更是主動幫大明拿下福建的功臣,這自稱朱明后裔就大不相同了。

    而今,大明剛復,百廢待新,朱怡成身為朱明正統,登位為帝,當聽說朱一貴的來歷后以作關心當然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朱一貴也知道,自己這事口說無憑,事情到了這地步已是無法分辨了,所以朱一貴索性直接先認罪,絲毫不為自己開脫,反而只要求朱怡成放過自己幾個兄弟,至于他任憑處置。

    朱一貴的態度讓朱怡成有些意外,他本以為朱一貴這人只是個運氣好的泥腿子。要知在歷史中,朱一貴可是留下聲名的人物,雖然名聲不大,但在福建和臺灣兩地卻有著他不少傳說,尤其是他鴨王之名更是不小,甚至還有地方立了他的神像以做祭奠。

    想到鴨王這個稱號,朱怡成不由得就想起了剛前吃的鹽水鴨,這朱一貴養鴨子拿手,不知做鴨子是不是也有一手。想到這,朱怡成又暗暗失笑,但不管怎么說,面前的這個朱一貴是個聰明人,也是一個識實務的人,假如他一口死咬著自己交城榮順王后人的來歷不放的話,或許朱怡成現在就不會如此看他了。

    “你可知大不敬之罪罪當如何么?”朱怡成冷冰冰地問道。

    “罪……罪臣知道……。”朱一貴跪在那邊全身抖的厲害,卻依舊如此回道。

    “張冉!”

    “臣在!”

    “朕讓你查的事可有結果。”

    “回皇爺,略有結果。”

    “說!”

    “是!”

    當即,張冉開口講道,他先從交城榮順王朱美垸一支開始講起,然后講到主支榮順王兄死后弟即,而弟死后無后除國后,就此榮順王這支絕。隨后又講到了三代榮順王的旁支,其中未受封者花開繁支,移至南方,其中有兩支旁支后由浙江入福建,幾代后最終不知下落。張冉的講述有板有眼,各支人物姓名面面俱到,這些資料有些是復明后在南京舊宮中收集的明室檔案中尋得,也有些是通過其他渠道所得,雖然時間已過去百多年,但能了解到如此地步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朱一貴,你給朕說實話,其祖是榮順王此事當真還是當假?”等張冉說完,朱怡成面無表情地問道。

    朱一貴依舊伏在地上,他開口道:“此事……罪臣不敢隱瞞,其實罪臣只是自小聽其祖提過一二,實是不知真假……。”

    “呵呵,你也倒也實誠。”聽到這話,朱怡成終于露出了笑容,這朱一貴的確機靈,因為他無論是承認還是否認都沒好果子吃,在這種情況下用這種方式回答恐怕是最好的辦法了。

    當即,朱怡成道:“朱一貴,你于福建起兵,迎天軍復福建,立下大功,當有重賞,但因你言行無狀,必要重懲,如此,功過相抵,你可服?”

    “皇爺雷霆雨露均是君恩,罪臣拜服……!”聽到此言,朱一貴激動地連聲音都顫抖起來,看來自己這條小命算是保住了,他哪里還敢說半個不字呢?

    “既然如此,就這樣辦吧。”朱怡成點點頭,接著又道:“明日,你去總參謀部找莊巖,就說是朕交代的,你先在莊將軍手下學習些日子。”

    朱一貴一愣,他并不知這總參謀部是何部,這莊巖又是那位軍中大佬,不過張冉卻立即明白了朱怡成的意思,瞧見朱一貴還在發愣,暗暗踢了一腳,朱一貴頓時一個機靈連忙磕頭謝朱怡成皇恩。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