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68章 鯨吞蠶食

    外面的風很大,而且稍微有點涼。

    其實,艦隊所在的海域靠近赤道,常年都沒有大風大浪。因為在高速航行,所以有很強的甲板風。

    至于氣溫偏涼,那是因為才天亮,太陽還沒升起來。

    即便是在赤道附近,夜間氣溫也才20攝氏度。

    “你認識丁鎮南將軍嗎?”

    白止戰突然就問了出來,搞得江文龍滿頭霧水,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您說的是指揮波沙灣戰爭的那個丁鎮南將軍?”直到白華偉回頭看過來,江文龍才嘀咕了一句。

    難道還有第二個丁鎮南?

    白華偉沒接話,只是看著江文龍。

    這讓江文龍渾身不自在,又不能轉身走開,也就只能老老實實的點頭,表示知道丁鎮南是誰。

    “那你就肯定知道,他在多年之前就斷定,別說第三次,就算是再打幾次全球大戰,我們也無法取得全面勝利,也就是擊敗所有敵人,把全世界統一到一個中央政府之下,至少在一個聯盟之內。”

    江文龍心里是暗自一驚,不自覺的鎖緊了眉頭。

    看到他的這個神色變化,白華偉笑著搖了搖頭。

    顯然,江文龍并不知道,當他心有所感的時候,特別是在情緒出現波動的時候,總會不自覺的皺眉頭。

    這其實是一句概括性的話語,介紹的是“新軍事學說”。

    “按他的觀點,我們從一開始就錯了。”

    “錯?”

    “打全球大戰,或者說希望通過一場大規模戰爭解決所有問題的軍事思想。”

    在白華偉說這番話之前,江文龍就已暗自嘆了口氣。

    丁鎮南提出的這個觀點,通常說的新軍事學說,早在帝國軍隊里面傳開了,而且得到了幾乎所有少壯派軍官的支持。

    只是,大部分少壯派軍官是覺得會成為該理論的受益者。

    道理也很簡單,如果傳統的方式無法打贏全球大戰,就必須進行軍事改革,也要在軍事領域投入更多資源,而且不管怎么做,都會給少壯派軍官帶來實質的好處,讓年輕軍人獲得更多機會。

    顯然,丁鎮南的初衷并不是為少壯派軍官代言。

    真正理解,并且相信這個觀點的人并不多,而全力支持就更加是少之又少,白華偉就是其中之一。

    要說的話,江文龍也是丁鎮南的擁躉。

    當初,他以全校第三名,全省前五十名的優異成績,放棄了帝國大學的全額獎學金,選擇了帝國海軍學院,除了從小就喜歡軍事之外,一個最為主要的原因,就是受到新軍事學說影響。

    江文龍讀高中的那幾年,丁鎮南開始出名,而且通過發表文章的方式,提出了新的軍事學說。

    然后,他成了江文龍的偶像。

    只是,江文龍的第一選擇其實是帝國陸軍學院。

    可惜的是,在進行體能測試的前幾天,因為患上重感冒,所以沒有能夠達到陸軍學院的最低標準。

    所幸的是,沒有錯過海軍學院的招生考試。

    至于空軍學院,根本不用想。他的裸眼視力僅4.8,也就剛好達到海軍學院招生的最低要求,而空軍學院需要裸眼5.0。

    在從海軍學院畢業之前,江文龍就熟讀了丁鎮南發表的所有文章。

    雖然說不上是倒背如流,但是對主要內容,特別是核心思想,肯定是爛熟于心。

    要往根本上講,新軍事學說只有一個核心思想:全面放棄與否定打全球大戰的思想,通過小規模戰爭來牽制與消耗對手,達到拖垮對手的目的,再用數十年,甚至上百年來完成稱霸全球的目的。

    只是,要讓帝國高層接受新軍事學說,實在太難了。

    還不說其他人,只是帝國首輔周涌濤,就對新軍事學說不太感冒,或者說不認為這是唯一的正確選擇。

    就像前面說的,支持新軍事學說的幾乎都是少壯派軍官,而且主要是能夠從新軍事學說當中獲益。

    那么,除了少壯派軍官之外他的軍人,特別是身居高位,掌握實權的將領,也就肯定會因為推行新軍事學說而受損。從權力斗爭的角度看,這些位高權重的將軍必然阻撓新軍事學說的推廣。

    等少壯派軍官坐上實權位置,成為了高級將領,也會這么做。

    此外,還存在更本質的問題。

    采用新軍事學說就等于承認主要對手,即紐蘭共和國與迢曼帝國也是全球霸權,擁有跟帝國平起平坐,至少大致相當的國際地位,也就等于放棄了第二次全球大戰的紅利與全球霸主的桂冠。

    在政治上,這顯然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雖然迢曼帝國同樣是戰勝國,但是按照大戰后期簽署的眾多協議,迢曼帝國僅居于從屬地位,不但承認帝國的領導地位,還放棄了一部分戰爭紅利,比如布蘭王國的幾座軍事基地的駐軍權。

    這也符合兩國在戰爭當中的表現,以及國力的對比。

    以當時的情況,迢曼帝國其實是被迫妥協。

    如果迢曼帝國不肯妥協,并且承認梁夏帝國的主導地位,那么第三次全球大戰很可能會立即,或者是在10年之內爆發。對于耗盡了國力,本土還遭到戰略轟炸,急需進行戰后重建的迢曼帝國來說,哪怕是在10年之后,也絕不是梁夏帝國的對手,會在開戰的那一天就輸掉戰爭。

    在幾十年之后,迢曼帝國顯然不愿意接受這個結果。

    其實,在大戰結束之后,迢曼帝國就一直在謀求超級霸權的地位,所做的努力都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

    可惜的是,只要布蘭王國還有梁夏帝國的駐軍,迢曼帝國就不是超級霸權。

    至少在政治上,不是貨真價實的超級霸權。

    不要忘了,布蘭王國是西陸集團的成員國,也是迢曼帝國的盟國。

    顯然,沒有哪個超級霸權會準許盟國境內有其他國家的駐軍,更別說是象征勝利者的占領軍。

    當然,迢曼帝國還不算什么。

    不管怎樣,迢曼帝國都是第二次全球大戰的戰勝國,而且是西陸集團的主導國,更是傳統的西方強國。

    關鍵是紐蘭共和國。

    雖然并沒承認戰敗,也沒有簽署任何與投降有關的國際條約,但是紐蘭共和國是事實上的戰敗國。

    承認一個戰敗國是超級霸權?

    毫無疑問,這絕對是巨大的政治災難。

    當初跟紐蘭共和國恢復外交關系,在幾個極為關鍵的問題上,帝國當局都只是答應暫時擱置爭議。這里面,包括霍瓦依群島的歸屬權。也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帝國才保住了戰勝國身份。

    簡單的說,只要霍瓦依群島還在帝國手里,而紐蘭共和國又宣稱擁有群島主權,那么帝國就是占領國。按照國際法,只有戰勝國有權占領,準確的說是在戰敗國駐軍,因此駐軍是戰勝國的象征。

    其實,也就是繼續在霍瓦依群島駐軍,帝國論議兩院才通過了跟紐蘭共和國恢復邦交的法案。

    可見,就算紐蘭共和國已經發展成為超級霸權,而且僅此于梁夏帝國,在法理上也是戰敗國。

    這個身份,不只是象征意義。

    因為是戰敗國,所以在很多國際組織當中,紐蘭共和國的地位都很低,甚至不如羅利王國與斯班王國,這些實力差很多的戰勝國,而且還要承擔更加繁重的義務,比如繳納更多的會員年金。

    當然,關鍵還是國際話語權。

    發展至今,紐蘭共和國的影響力,也僅限于孤大陸,而且主要在北孤大陸,對南孤大陸部分國家都沒什么影響。

    與之相比,迢曼帝國的政治與外交影響力就大得多。

    綜合這些因素,至少在和平時期,帝國當局絕對不會推行新軍事學說。

    由此產生了一個極為嚴重的問題。

    全球大戰不可避免!

    其實,新軍事學說在根本上,也就是為了消除全球大戰,或者說要推行新軍事學說,就得避免打全球大戰。

    新軍事學說的核心思想,就是用“蠶食”取代“鯨吞”。

    如果按照規模衡量,全球大戰是“鯨吞戰略”,也就是通過一次大規模戰爭擊敗所有的強敵。相對的,新軍事學說就是“蠶食戰略”,通過眾多小規模戰爭,有計劃的逐一擊敗所有的對手。

    只是,在具體的操作上,新軍事學說同樣存在很多問題。

    最突出的問題,也就是如何定義“擊敗”。

    在全球大戰中,這個定義很明確,也就是占領敵國,或者是敵國投降。

    可是在新軍事學說提倡的小規模戰爭當中,這個定義就很含糊了。

    打到敵國投降?

    那么,然后呢?

    在第一次全球大戰之后,就算打敗了對手,也很少明目張膽的侵占對方的領土,更別說吞并對手。

    嚴格說來,為了領土而發動戰爭,在全球工業化時代來臨時就已結束。

    由此導致的結果是,沒辦法徹底擊敗對手!

    就拿駱沙來說,先是始武大帝擊敗了駱沙帝國,獲得了極北地區,一舉把駱沙帝國打回原型;接下來,在第一次全球大戰中,駱沙帝國在頃刻之間土崩瓦解,經過數年的戰亂之后才由駱沙聯邦取而代之;到了第二次全球大戰,又死灰復燃,駱沙聯邦成為了最不確定,也是威脅最大的敵人之一;即便是在第二次全球大戰之后,來自西駱沙的威脅依然讓帝國感到如芒在背。

    可見,在100多年里面,前后打了三場大規模戰爭,都沒有能夠徹底消滅駱沙。

    至于軍事占領,更加不值得考慮。

    殖民時代早已宣告結束,而在非殖民時代,任何性質的軍事占領,都意味著在經濟上是得不償失。

    全面戰爭時期,經濟問題還可以暫時擱置。

    和平時期,首先考慮的就是經濟問題。

    最典型的,也就是波伊戰爭。

    雖然帝國軍隊在這場戰爭中,傷亡數十萬官兵,只是陣亡將士就高達5萬,創下了戰后之最,但是迫使帝國撤軍的,并非巨大的傷亡,畢竟在兩次全球大戰當中,陣亡官兵都超過了100萬。

    關鍵就是,這場戰爭的耗費實在是太大了!

    把間接開支也算上,總共用掉了大約20萬億金元。

    這是金本位時代的20萬億金元!

    出兵波伊地區的那一年,帝國的國民生產總值不到10萬億金元,而在撤兵的那一年也只有20萬億。

    也就是說,這場戰爭直接燒掉了帝國1年到2年的國民生產總值!

    其實,也就是在波伊戰爭當中的巨大開支,產生了巨額赤字,逼迫帝國當局在此之后宣布廢除金本位。

    按照非官方的統計數據,在20萬億戰爭開支當中,直接用于作戰的還不到1萬億,而占領費用則高達4萬億。

    此外,遭受的傷亡,也有大約60%跟占領行動有關。

    在大規模作戰行動當中,傷亡官兵還不到5萬。

    波伊戰爭時期如此,現在就更甚。

    直接吞并敵國?

    要說的話,這是唯一的可行之策。

    只是,這也是最不可能被帝國當局采納的辦法。

    不要忘了,在始武大帝之后,帝國已經停止了對外擴張,不再謀求新領土,還開始限制外來移民。

    在完成工業化之后,這種排外的思想變得更加突出。

    道理也很簡單,在富裕起來之后,帝國民眾不愿意增添負擔,也就是不愿意跟外人分享現代化建設的成果。

    比如,早在第一次全球大戰爆發之前,高巨國王就提出內附,成為帝國的一個擁有高度自治權的特殊藩國。很明顯,就是希望能夠獲得帝國的援助,又不想放棄既得利益,特別是在王國內部的特權。結果是,帝國當局以“不承認異姓王”為由,拒絕了由高巨國王提出的內附請求。

    此后,在第二次全球大戰結束后,撒豆群島也提出內附。

    雖然撒豆群島有更高的戰略價值,而且人口不到100萬,還有旅游業可以開發,不會給帝國增添多少負擔,但是帝國當局也再三拒絕,后來經過近20年的談判,才以特別行政區身份并入帝國。

    這個身份,讓撒豆群島的居民失去了公民的投票權,幾乎沒有參與政治活動的可能。

    從這些方面看,要以吞并方式來徹底擊敗敵國,先不說軍隊能否做到,只是在帝國內部就存在很大的反對聲音。

    這也是帝國高層不愿意接納新軍事學說的關鍵所在。

    就算是周涌濤,如果公然支持新軍事學說,也會被冠上“權相”頭銜,甚至有可能遭到彈劾。

    只是,周涌濤不可能不清楚新軍事學說的價值。

    不然的話,丁鎮南也不可能獲得那么多的機會。

    對江文龍這些才20多歲的年輕軍官來說,新軍事學說擁有更加巨大,而且值得用一生去追求的意義!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