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官渡觴 第2352章 孫尚香出奇

    郭嘉的話說得客氣,卻毫不掩飾其中的鄙視,甚至挑釁。

    張燕很糾結。他明白郭嘉的用意。他帶來的這些親衛都是黑山軍的精銳,絕大部分人都能全副武裝,在一個時辰內行軍二十里——這個標準并不高。可問題是這只能是絕大部分,不是所有人。如果連他們都不能全部達到要求,他再說黑山軍有多少精銳,郭嘉也不會信,他自然也就沒有了討價還價的資本。

    就理智而言,他不應該答應郭嘉,但他舍不得這個機會。吳國軍械天下聞名,即使是淘換下來的舊甲胄也是難得之物,更別說驚人的數量。吳國有二三十萬大軍,淘換下來的舊甲胄至少以萬計,即使打個折扣,能拿到五千套,那也是一筆令人咂舌的橫財。

    張燕反復權衡,最后還是答應了郭嘉的要求。他之所以親自來,就是想多爭取一點利益,如今利益就在他的面前,他沒有道理不要,哪怕只有三百套。

    “那就請祭酒指教。”張燕咬咬牙,答應了郭嘉的挑戰。

    郭嘉點點頭。“大帥遠來,想必也餓了,要不要先吃點東西,然后再試?”

    張燕的臉頰抽了抽,目光掃過眼前案上陳設的果品酒食,咬咬牙。“不用了,山中艱苦,忍饑挨餓是常有的事,我們早就習慣了。”

    郭嘉沒有堅持,讓人去輜重營取備用的甲胄來。趁著這個空檔,張方不解地問張燕,為什么不讓將士們吃點東西再試,他們還是早上吃的飯,現在已經是午后,肚里早就空了。張燕苦笑,他當然知道這一點,但是自家的底細自家清楚,就憑案上的這些酒食來看,吳國的財力、物力就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連他自己都要努力控制自己才能不出丑,他的部下豈能抵御酒食的誘惑。

    萬一郭嘉擺出豐盛的飯菜,而他的部下又控制不住,吃得太多,到時候再跑吐了,可就丟臉了。

    時間不長,甲胄取來了,滿滿當當十幾車。郭嘉不想耽誤時間,一口氣運來了四百套。看著那些雖然略有磨損痕跡,卻修繕完整的甲胄,張燕所有的警惕都扔到一邊,恨不得讓兒子張方也參加測試。不過他終究是在刀口上打滾多年,應有的警惕還是有的,命令部下穿戴整齊后分批出發,百人為一隊,間隔半個時辰出發,這樣他身邊至少還有百人,萬一郭嘉有歹心,他也不會沒有還手之力。

    郭嘉看在眼里,笑而不語,只是命人做好甄別,別讓不同時間出發的人混了。

    測試進行了半天時間,最后一批人跑回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郭嘉命人準備了晚餐,為張燕父子接風、慶功,但張燕這頓飯卻吃得沒滋沒味,總共三百多人,能在一個時辰內完成二十里行軍的剛過兩百,近四成的人沒能實現預期目標,這讓張燕很沒面子。

    原因也很簡單:餓,尤其是最后一批出發的,他們看著郭嘉、張燕面前豐盛的酒食咽了半天口水,卻一口也不能吃,這種煎熬對他們的打擊太大了,導致一大半人沒能達標。

    郭嘉倒是很大方,讓那些沒達標的人也不用脫下甲胄,送你們了,當作見面禮,來一趟也不容易。

    將士們很開心,連聲致謝,張燕卻臊得面紅耳赤,無地自容。接風宴上,郭嘉破例喝了兩杯。得知郭嘉戒酒,平常一般不喝酒,張燕很感動,放下了防備心理,將黑山軍的情況和盤托出。

    黑山軍聲勢最盛時有近百萬人,但多年征戰,人口減少嚴重,傷亡是一方面,最大的麻煩是糧食不夠,又缺醫少藥,每一次大戰之后都會大量減員,有的是被俘了,有的是逃了,有的是死了,如今還留在山中的不足三十萬,真正能上陣的青壯也就是兩三萬人。如果按照吳軍的標準,那就更少了,估計也就是五六千人。

    這五六千有一半在張方手下,是張燕的直屬力量,剩下的分散在其他頭領手中,多的上千,少的幾百,甚至只有幾十人的。去年兗州、冀州先后平定,不少人就動了心思,想到兗州、冀州落戶,安穩種地,只是意見不統一,錯過了機會。

    今天朱桓率部進入河內,在河內推行新政,計口授田,黑山軍再也沉不住氣,生怕錯過這次機會,郭嘉一發出邀請,張燕就親自趕來了。

    郭嘉聽完,給張燕提了一個建議,你們不必在河內落戶,可以到河南,具體來說就是洛陽附近。洛陽是京畿,吳王也在考慮定都洛陽,但洛陽的戶口太少了,有大量的閑置土地,如果黑山軍愿意遷到洛陽,不僅洛陽一下子多了二三十萬戶口,還能從中精選出一部分士卒。

    黑山軍之所以戰士不足,并不是沒有青壯,而是長期缺糧導致青壯的體力不足,只要安定下來,讓他們吃飽飯,再予以適當的訓練,也就是一兩年的時間,那些因身體瘦弱,不堪為兵的人就能恢復體力,成為戰士。這是有先例的,豫州黃巾、青州黃巾都是如此。

    對張燕來說,這也是好事。有一萬主力在手,張燕自然擁有相應的地位,成為吳國不可或缺的大將,有一定的話語權。為了增強說服力,郭嘉提到了劉辟、龔都、吳霸、管亥等人。劉辟現在在襄陽,龔都在荊南屯田,吳霸在汝南,管亥在北海,他們的小日子過得都挺滋潤,有吃有喝,溫飽有余。

    張燕聽了,連連點頭。他和這些人都有聯絡,尤其是龔都,曾到黑山與他見面。他愿意接受郭嘉的建議,但這件事不是他一個人能定的,還需要回去與其他頭領商量。

    郭嘉同意了。

    接到郭嘉的匯報后,孫策很快接見了張燕父子。大部分條件都已經談攏,張燕也做好了稱臣的準備,見到孫策時,主動大禮參拜。孫策很客氣,扶起他們,寒喧了幾句,說些久仰之類的客套話,又和張方敘了敘舊,儼然舊友重逢,又送了他們每人一套精甲和佩刀。

    張燕父子被孫策的平易近人打動,感激涕零,捧著刀甲,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

    盤桓數日后,張燕父子返回黑山,帶回去一千套步卒裝備。

    孫策要求他們組建一支千人規模的精銳步卒,以張方為將,以百人為單位,協助軍情處收集情報,繪制地圖,并執行小規模的作戰任務。為了加強他們的戰斗力,孫策從義從營抽調了十名精通山地作戰的虎士,幫助張方進行短期集訓。

    有了孫策的支持,張燕在黑山軍中的影響力無人可以撼動,五鹿、苦酋、于毒等人紛紛表示支持張燕的決定,抽調精銳準備作戰,余眾則收拾行李,分批撤出黑山,到洛陽定居,只留下少部分人準備收割山中的莊稼,為張方等人提供軍糧。

    有了張方率領的精銳引路、保護,軍情處的活動如火如荼的展開了,各種信息源源不斷的送往洛陽,經軍情處整理后再提供給孫尚香。隨著情報的增多,天井關附近的形勢在孫尚香的腦海中漸漸清晰,在與陸遜、徐節反復商議后,孫尚香提出一個大膽的設想:先取天井關,后取邗城。

    邗城之所以難以攻克,除了地勢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天井關未失。只要天井關在手,就算邘城被攻克,他們也可以突圍,從天井關退往上黨——雖然這只是他們的一廂情愿,如果奪取了天井關,邘城后路斷絕,很可能不攻自潰。否則攻取邘城之后再取天井,還是要經年累月的對峙,白白消耗錢糧。

    陸遜、徐節覺得這個方案可行,至少可以試一試。天井關在山谷之中,受地形所限,無法用大軍正面強攻,只能用精銳出奇制勝,這符合吳軍一直以來的作戰習慣,現在又有了黑山軍助陣,成功的可能性還是不小的。

    為了確保孫策能夠答應這個計劃,孫尚香親自趕到孟津大營,向孫策匯報。

    孫策聽完孫尚香的報告,問了孫尚香一個問題:誰率部出擊?

    一直口若懸河,侃侃而談的孫尚香猶豫了,咬著嘴唇,眨著眼睛,半晌才道:“我。”

    “給我一個理由。”

    孫尚香有點緊張,但她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理由。根據軍情處提供的情報,天井關守將令狐邵是太原人,曾在袁紹帳下聽令,略通軍事,沒有多少實踐經驗。但他的夫人是王凌的姊姊,再加上天井關易守難攻,王凌這才安排他為守將,希望他能因此立功。

    對于這樣一個人,這樣一座關,這個安排看起來穩妥,實則是個破綻,只是這個破綻比較隱蔽而已,既然發現了,就值得一試。

    至于她本人親自出戰,是因為她聽說令狐邵又好讀書,尚道德,文人氣息很重,尤其是輕視女子,對吳國推崇男女平等不以為然。如果她率領羽林衛出戰,命一部分羽林衛扮作百姓妻女,混入關中,屆時里應外合,奪關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你本人呢?”

    孫尚香咧咧嘴,有點不好意思。“我本來是想親自去的,不過伯言和阿節都不同意,他們說從小生長在軍營之中,殺氣太重,扮不了普通百姓,所以我就不進關了,在關外指揮。”

    孫策捏捏孫尚香的鼻子。“我準了。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軍師處未必能同意你的計劃。另外,我給你一個建議,調呂小環參戰,她的部下有一些是并州人。”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