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官渡觴 第2282章 紀年

    孫策覺得有理,答應了凌統的請求。他的確很想了解民間的輿論,即使他并不想現在就稱帝。

    與周瑜以為的相反,他其實并不怎么相信民心。普通百姓很多時候就是一團散沙,得過且過,所謂民心所向有時候只是可以利用的資源而已,可以引導,卻未必可以依靠,真正能夠影響歷史的還是一部分掌握了權力和資源的人。周瑜所說的民心,恐怕也是這些人的心,而不是指真正的百姓。

    但這并不妨礙他聽聽民間的聲音,畢竟新政的目標之一就是保障普通百姓的生存權,并且給他們爭取一點發展的機會,為華夏文明的傳承打下一個相對堅實的基礎。

    孫策一邊和凌統閑聊一邊出了殿,軍師處就在殿門外右側的院子里,門口有當值的郎官,見孫策走來,郎官很是驚訝,紛紛欠身行禮。孫策示意他們不要聲張,舉步進了門。

    軍師處的院子里很熱鬧,孫策一進門就看一群人聚在一起,正在討論什么,聲音雖然不大,氣氛卻很熱烈,當中兩人指手劃腳,神情激動,圍觀的人也頻頻點頭,或是附和,或是反對。孫策很是好奇,放慢腳步,凝神傾聽。他的耳力極佳,那些人也沒有刻意的壓低聲音,他很容易便聽清了內容。

    這些人爭的是年號,具體的說是明年繼續用朝廷的建安年號,還是用大吳自己的年號。意見主要有兩種:一種認為大吳還是朝廷所封的藩國,自然要用朝廷的建安年號,一種認為天子劉協已經死了近一年,長安一直沒有新帝即位,朝廷已經名存實存,再用建安年號沒有意義,不如用大吳自己的紀年。

    孫策停住腳步,正想多聽一會兒,郭嘉與荀彧并肩從里面走了出來,見孫策站在院子里,連忙上前行禮。正在爭論的人這才發現孫策,紛紛過來行禮。孫策目光一掃,發現主張還用建安年號的是個汝南籍的參軍,好像姓田,具體叫什么,他一時想不起來,主張用大吳紀年的是一個生面孔,聽口音像是青州人。

    “你是新來的?哪里人?”孫策笑著問道。此人中等身材,年約三旬,白面短須,面相儒雅,卻不文弱,看起來很精神。

    “臣國淵,字子尼,青州樂安蓋縣人,剛剛入職一月有余。”

    “你就是國淵?”孫策認真的打量了國淵兩眼。他對國淵有印象,這是個人才,不僅師從鄭玄,學問很好,而且通曉實務,能力很強。他之前還問過華歆,沒想到在這里碰上了。軍師處的軍師任命會向他通報,普通參軍則毋須他批準,看來國淵還只是一個普通參軍。以他的師承,這個起點可不高。

    “臣正是國淵。”國淵淡淡地應了一句,不卑不亢。

    “你剛才說不用建安紀年,用我大吳紀年,可有依據?”

    “臣以為,先帝崩殂已近一年,新帝未曾即位,長安朝廷人心崩壞已然可知。且先帝雖有后,卻是無知孺子,長安宗室也無杰出之人,縱使長者登基也不過是個傀儡而已,于國于民無利。若是有權臣趁勢取利,挾天子以令諸侯,大王聽與不聽,皆有非議,不如用吳國紀年,分而治之。”

    “國子尼,你這么說,怕是不合鄭康成所授經義吧。”荀彧走了過來,不緊不慢地說道,聲音不大,語氣卻很嚴厲。

    國淵瞅瞅荀彧,笑而不語。郭嘉說道:“國子尼,大王在此,你盡管直言,無須瞻前顧后。”

    “喏。”國淵又看向孫策,拱手道:“大王,請恕臣放肆之罪。”

    孫策笑笑。“無妨,既是討論,自然當暢所欲言,擇優而從。荀大夫是謙謙君子,不會以言罪人的。”

    荀彧拱拱手。“大王面前,軍師處中,臣豈敢罪人。臣只是覺得子尼所言不合經義,這才出言請教。”

    國淵笑笑。“大夫所言,一稱我先師鄭康成,二稱經義,不可謂不重,只不過大夫既不知我先師,也未必引得出經義來證明革故鼎新不如抱殘守缺。如果大夫覺得有必要,我倒是可以引幾條先師所傳的內學讖語來證明一下漢家天命已終,大吳當立。大夫有興趣聽嗎?”

    荀彧皺了皺眉,沉吟不語。鄭玄是通儒,兼通今文、古文經學,對讖緯也不陌生,國淵既是他的學生,找出幾條讖緯來佐證自然不是難事。如今所傳的讖緯大多是當初光武帝所定,本身就留下了不少破綻。況且孫策根本不信讖緯,就算辯論勝了也沒有意義。

    他只是覺得悲哀,鐘繇勸進,荀攸推波助瀾,還可以說是汝潁人不愿意看到江東人借都城之利力壓汝潁人一頭,大儒鄭玄的高足也急不可耐地勸進,只能說明關東人心已經全在新朝了。他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卻沒想到會這么快,這讓他措手不及,有點接受不了。

    見荀彧不說話,孫策笑笑。“孤讀書少,對內學更是一竅不通,你就別說那些了,說點淺顯易懂的吧。”

    眾人轟笑,連荀彧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國淵拱手道:“大王謙遜,臣自愧不如。臣之所以建議用大吳紀年,是因為先帝已崩,建安年號不能再用,與其等長安頒正朔,不如行大吳紀年,反而方便。依古制,王者立國,自有春秋,如今所傳之《春秋》便是魯之國史,紀年皆是魯國諸公紀年,而非周天子紀年。”

    孫策轉頭看向荀彧、郭嘉。“聽起來似乎有些道理?”

    郭嘉點點頭。“臣也覺得是。”

    荀彧撫著胡須,沉吟了片刻,一聲輕嘆。“大王所言甚是,臣無異議。”

    “那就抓緊時間議一議,爭取在年前定下來。這件事就交給大夫吧。”

    荀彧無奈了應了一聲。他不愿意再多待,誰知道待會兒還有什么事要交給他。他匆匆向孫策行了禮,告辭而去。郭嘉竊笑,引孫策入內,在值的劉曄、沮授都已經收到消息,趕來拜見。就著剛才國淵的提議,孫策向他們問計。他當然不會問要不要稱帝,而是問該不該遷都,該不該用吳國自己的紀年。

    郭嘉三人互相看了看,一時都沒說話。孫策等了片刻,將目光轉向沮授。“公與,你最年長,你先說說吧。”

    沮授躬身領命。“大王,臣以為紀年可用,遷都則不宜太急。洛陽荒殘,供魯肅之軍已經勉強,若是遷都,百官、大軍,人口猛增,所需錢糧都要從州郡調運,如今各州要么有戰事,要么百廢待興,只有江東安定,錢糧充足,遷都之后,還是要從江東轉運,倒不如暫時還立都江東。等三五年后,百姓回遷,洛陽民生恢復,戶口滋生,足以供養百官軍民,再遷都不遲。”

    孫策不置可否,又轉向劉曄。“子揚,你的意見呢?”

    劉曄拱拱手。“關于紀年,臣的意見與公與相同。至于遷都,則有些不同意見。”

    “說來聽聽,一起參詳。”

    “喏。”劉曄再次拱手,又向沮授欠身致意。“年初先帝駕崩,之前曾有遺詔,使皇長子即位,可是如今將近一年,皇長子既未即位,其他人也沒有登基,關中朝廷竟是帝位空懸,這里面的形勢,大王可曾考慮過?”

    孫策微微頜首,示意劉曄繼續說。

    “先帝雖非大王敵手,卻不失為一代英主,是時內有尚書、秘書二臺,外有三府九寺,又有皇甫嵩、呂布等人為將,遷都關中,勵精圖治,眾人皆以為大漢有中興之相,是以宗室齊聚關中,文武并力,竟得西征大捷。無奈這只是一時光景,陛下東征,喪師亡身,一敗涂地,關中因此破膽。皇長子既不能奉詔即位,其他宗室也不敢為天下先,是以帝位空懸至今。所以為此者,皆是大王威風所致。如今大王平定冀州,幽州入手在即,左有周瑜、黃忠攻益州,右有沈友、太史慈攻幽州,大王若是坐鎮洛陽,使魯肅為前驅,韓遂、馬騰響應于隴山,則關中可取。如此,益州、并州各自為戰,不足為患。若是大王持重,遷延不進,萬一曹操、劉備入關中,扶立新帝,益州、關中、并州合為一體,大王再想取關中,怕是沒那么容易了。”

    孫策想想,覺得劉曄所說也有道理。帝位人人想,關中又有那么多宗室,卻遲遲沒有新帝即位,這里面固然有楊修的功勞,那些人被嚇破了膽恐怕也是事實。現在趁勝取關中,未必沒有成功的希望。萬一等得久了,又有人跳出來,主持關中形勢,再想進攻就難了。

    尤其是曹操、劉備。

    孫策沉吟片刻,目光掃過三人,最后落在郭嘉的臉上。“奉孝,你的意見如何?”

    郭嘉抬起一只腳,用手中的羽扇拍拍靴子。“公與、子揚所言都有道理,但都有些隔靴搔癢,不夠痛快。依我之見,其實大可不必如此迂回,大王即帝位才是正理。”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