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宗師 第229章 招攬

    隨著心靈修為的增強,雖然不能做到事事都洞察秋毫,但有許多的時候,還是可以提前預知。

    當達到“活死人”的境界以后,秦至庸就預感到,自己該離開了。因為他在此方世界想要獲得的東西,已經獲得。再待下去,與修行無益。

    除非,秦至庸愿意在修行上停滯不前。

    修行,就如探索學問,永無止境。秦至庸當然不會停下修行和探索的腳步。不過,他心中倒是有點遺憾,張無忌經過他和張三豐的培養,還沒有成長起來,不知道以后張無忌的修為會達到什么樣的程度。

    此刻離開,秦至庸采集到的張無忌的修行數據,其實是非常不完整。不過,事已至此,強求無用,萬事萬物,不可能都是那么完美。缺陷,在某些時候,并非就一定是壞事。

    秦至庸離開的時候,沒有去見劉伯溫和朱元璋。他給秋月和靈霜留下了一封書信,就這么干干凈凈地走了。

    至于張無忌以后還能不能做明教的教主?朱元璋什么時候才能推翻元朝?這些都不再是秦至庸所關心的事情。

    **********

    秦至庸來到了北宋時期。

    這里的江湖氣息,比起元末時代更加濃厚。

    丐幫作為天下第一大幫,可謂是人多勢眾,氣勢如虹。其江湖地位,堪比武林圣地少林寺。特別是剛登上幫主之位的喬峰,被譽為“北喬峰”。他和南方的慕容復,并稱為“北喬峰南慕容”。

    喬峰和慕容復是江湖武林中年輕一代最頂尖的高手。他們有資格享有這個盛名。

    只不過,慕容復自視甚高,太過于自傲。總是覺得自己比喬峰更厲害。喬峰,不過是一介草莽,和自己齊名,是辱沒了慕容世家。

    秦至庸現在居住的地方,就是在蘇州城。

    來蘇州城的時候,秦至庸是身無分文。

    用了三天的時間,秦至庸賺了銀兩,買下了城東的一間大宅院,將其改造成了“回春堂”醫館。

    懸壺濟世,妙手回春。故名“回春堂”。

    秦至庸的醫館,不但給人治病,還會教弟子醫術和修行。

    由于秦至庸沒有名氣,來醫館拜師的人,都是貧民子弟。

    貧民,連寒門都算不上。

    寒門子弟,一門心思想著讀書,想著科舉,想著出士做官。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這樣的思想在大眾的心中早已經根深蒂固。

    寒門有機會讀書,而貧民則是連讀書的機會有沒有。貧民愿意把孩子送到“回春堂”來,除了讓孩子謀求一技之長,作為立身之本以外。更重要的是,來回春堂做學徒,可以吃中午和晚上兩餐。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

    把家里的半大小子送到回春堂做學徒,算是給家里減輕了非常大的負擔。

    回春堂開館,已經有了八個月的時間。

    八個月,不長,但也不短。八個月,足以讓回春堂在蘇城打響了名氣。也足以讓回春堂的三十個學徒脫胎換骨。

    秦至庸配制出致幻的藥物,再用心靈之力,輔佐三十個學徒修行。到了今天,三十個學徒,有十八人可以做到深度睡眠。至于養生功第一層功法,他們都已經入門。

    能做到深度睡眠的學徒們,修行起養生功法來,更是突飛猛進。

    上午。

    秦至庸在大堂里給孩子們講課。

    “回春堂的藥材,有一百三十余種,藥物的辨認、整理、用藥,你們大部分人已經掌握。”秦至庸盯著三十個神情專注的學徒說道,“吃了午飯以后,趙五你帶著十四人出城采藥。你要照顧好其他人,天黑之前,一定要回來。王蕓,你帶十四人留守醫館,給來醫館的病人看病。學了知識,就要運用到實際之中,否則就毫無意義。什么是知行合一?動腦和動手完美結合,就是知行合一。”

    趙五和王蕓站起身來,抱拳恭敬道:“是,先生。”

    二人可能是因為年紀大一些的原因,學習最專注,修為最高。只要是懂事了的孩子都知道,進入回春堂醫館做學徒,是他們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

    因此,他們拼命地學習和修煉。

    秦至庸說道:“現在下學。吃了午飯,大家都去忙吧。”

    看著孩子們離開大堂,秦至庸陷入了沉思。

    以后的修身該如何修?

    達到了“活死人”的境界以后,秦至庸心靈中的殘渣少了許多,每天睡覺,都能進入休眠的狀態。

    身體休眠了,可是意識還能非常活躍,有點像是傳說中的“靈魂出竅”。用身死神活來形容這種狀態,是再恰當不過。

    當然,讓意識真正脫離身體,秦至庸還是辦不到。只不過,秦至庸的心靈之力已經有了干涉外界物質的趨向。心境再次提升,自己的精神力或許就可以離體,形成精神念力,干涉物質。

    只不過遺憾的是,到了“活死人”的境界,秦至庸依然沒有彌補上身體的元氣虧空。也就是說,他的正常壽命,依舊沒有達到一百五十歲的人類極限。

    哪怕秦至庸可以做到休眠,用休眠來延長壽命。可這是治標不治本。

    說實話,以后還如何修行,該如何提升生命層次,秦至庸還不知道。不過,秦至庸有預感,自己一定可以尋找到讓自己生命圓滿的辦法。

    剛吃過午飯,王蕓就來稟報:“先生,燕子塢的慕容公子來訪。”

    秦至庸說道:“請慕容復他們進來吧。”

    秦至庸心中暗道,自己和慕容復沒有一點交集,他來找自己,肯定沒有什么好事。

    來者是客。

    既然慕容復來了,那就招待一下。醫館里沒什么錢財,但是招待客人的好茶,還是有點。

    王蕓領著慕容復、包不同、風波惡走進了大堂。

    秦至庸抱拳笑道:“在下秦至庸,是這間‘回春堂’醫館的主人。三位請坐。王蕓,給三位客人上茶。”

    王蕓說道:“是,先生。”

    慕容復抱拳道:“慕容復見過秦先生。”

    秦至庸問道:“不知慕容公子來找秦某,所為何事?”

    包不同哈哈一笑:“咱們來醫館,當然是為了看病。”

    秦至庸搖頭說道:“三位內力深厚,武功高強,身無疾病傷痛,無需治療。我這個人,快人快語,慕容公子你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慕容復說道:“秦先生,以我的估計,你的醫館好像并不怎么賺錢。”

    秦至庸開醫館,并不是為了賺錢。醫館里當然不會有很多的錢財。

    慕容復此次來,就是給秦至庸送銀子的。

    秦至庸聽懂了慕容復的潛在意思,臉上帶著笑容說道:“慕容公子是想招攬秦某,讓回春堂醫館加入慕容家吧?”

    慕容復點頭道:“秦先生說得不錯。我正是此意。”

    慕容復是非常自信,他認為憑著“南慕容”的名號,秦至于庸肯定會心悅誠服地向自己投誠。

    墨羽云山說

    今天更新完畢。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7星彩19016